摄政王的毒医狂妃

第7章 蕴儿是个小骗子

赵晖看着众人异样的眼神,心中发虚,又指着赵蕴道,“那摄政王无缘无故将我弄伤,这事情又该如何算?”

本来众人因为传言便格外关注轩辕璃和赵蕴,一听这话,瞬间望着赵蕴,想看她如何辩解。

赵蕴回过头,下意识地朝着轩辕璃看去,解释道,“摄政王方才定然也是一时心急,为了保许姐姐的名声,这才下手重了些。”

轩辕璃上前走进一步,挑了挑眉,像是看蝼蚁一般看着赵晖,“事急从权,本王也想不到,赵公子的手腕着实纤细了些。”

手腕纤细这个词,用在男人身上绝对不是什么好词,赵晖听着赵蕴和轩辕璃一唱一和,脸色难看至极,他伸出手指头指着轩辕璃和轩辕璃,顾忌着众目睽睽之下,放不了狠话,他一甩衣袖,满脸阴鸷,恼羞成怒地离开了。

而站在人群之中的轩辕庚更是咬了咬后牙槽,身侧的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他设计一场,最后竟然被赵蕴误打误撞破了局。

一场闹剧散了,赵蕴正要离开,却不小心撞到了轩辕璃的胳膊。她抬起眼,只见轩辕璃目光灼灼,眼神炙热。赵蕴心怦怦地跳个不停,睫毛飞快地颤动着,脸颊不自然的升起一抹红晕。

轩辕璃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刚才,他又为何要帮着她,配合她……

赵蕴主动退后了一步,“方才的事,多谢摄政王帮忙……”

轩辕璃抬手摸向赵蕴的脸颊,赵蕴身子一颤,震惊地看着轩辕璃。

轩辕璃的嘴角肆无忌惮的扬起,他凑近了赵蕴,趴在她耳边,如春风一般柔和的声音响起,“可真是一个小骗子——”

赵蕴脑袋“轰”地一声,心里像是住了一只小鹿一样,砰砰跳个不停。她感觉自己的脸颊上还残留着轩辕璃手掌的温度,怔愣着看着轩辕璃。

前世遇见的轩辕璃,每每都是冷着一张脸,仿佛写着四个大字,生人勿近。赵蕴更是清楚地知道,轩辕璃并非是一个浪荡形骸之人,只是现如今,他这举动着实是怪异。

赵蕴霍地一下低了头,想到自己方才在轩辕庚面前说的爱慕之语,脸发烫的厉害,也不管失礼不失礼,转身便落荒而逃了。

轩辕璃看着赵蕴溜之大吉的背影,嘴角肆无忌惮地向扬起,脸上的笑意韵味深长。

……

月上梢头,寒月散发出清冷的光芒,轩辕璃在书房踱步不停,他的手上捏着一封信纸,眼神犹豫。

最后还是落座在书案前,掀起衣袍,提笔写了一封回信……

翌日,赵蕴收到回信之时,惊讶不已,她没想到自己写给轩辕璃的自荐信,轩辕璃这么快就给了回执。

想到昨日在相府,轩辕璃轻浮的举动,赵蕴的脸又开始发热。

她知道,这辈子如果她想要整垮轩辕庚,光靠她自己,是很难实现的,她需要一个盟友,摄政王轩辕璃,就是她选择的那个盟友。

不管是如今的朝堂局势,还是她死前最后一眼火光中的轩辕璃,她相信轩辕璃一定会是站在最后的人。

因为她君侯府嫡女的身份不能暴露,于是赵蕴是易容去给的自荐信,并且在自荐信中说明,她只能是通过写信的方式来与轩辕璃出谋划策,本人很少会露面,但在书信中,她保证一定会交给轩辕璃一个满意的投名状。

二人一来一往,很快确定了合作的关系。

轩辕璃捏着手上的信,本想将这些都烧了,以免以后生出事端。

只是下一瞬,轩辕璃又做了新的决定,仔细将信都收进了一个密箱之中。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小妮子想要玩什么花样……

腊月十五,赵蕴早早起来,吩咐安陵今日留在府上,不必跟着她。

然后自己一人出了侯府,进了一个普通的住宅,这里是赵蕴用私产买下来的宅子,给轩辕璃留下的书信地址也是这里。

她进屋很快换了男装,然后对着镜子,将自己的脸也易容成男子模样,随后拿出准备好的药箱,准备妥当后,就朝着摄政王府走去。

今日——她要去给轩辕璃解毒!

与轩辕璃合作的事情虽然已经达成,但真的想要获得轩辕璃的信任,今日这一遭,便必不可少。

赵蕴知道轩辕璃的一个秘密。

上一世,在皇帝病重之时,轩辕璃权倾朝野,权势滔天,她为了帮轩辕庚登上皇位,便着手调查轩辕璃,废了很大的功夫,才知道轩辕璃身中剧毒,每个月的十五会有断骨挖心之痛。

上一世的赵蕴花了整整一年的功夫才研制出了解药,本来是想用解药威胁轩辕璃支持轩辕庚,结果却并没有用上。

没想到兜兜转转,这解药又成了她这一世获取轩辕璃信任的投名状。

赵蕴抵达摄政王府之时,小厮认出了她是雪夜里来送信的人,将她放了进去。

摄政王府邸并不华丽,只是端庄大气,肃穆庄严,不用华美的器皿堆砌,也有其独到风骨,且处处种植着常开不败的绿植,冲淡了肃穆感,更显宜人。

赵蕴只是匆匆扫了一眼,便急忙跟上了前面小厮的步子,去见轩辕璃。

轩辕璃得知赵蕴前来,等候在了书房。从那日收到赵蕴信件的那一刻,轩辕璃便一直暗自期待她的到来,只是轩辕璃万万没有想到,赵蕴会在十五这一日前来。

赵蕴踏进门槛,只见轩辕璃端坐在书案前,手里拿着策论。

轩辕璃将自己的目光从书上离开,朝着赵蕴看了过去,眸中划过一抹意外的神色,她一袭男装,五官也做了些许改动,质朴的打扮像是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

轩辕璃摆了摆手,将周边伺候的人都支了出去。

赵蕴回头看了一眼缓缓闭合的书房门,目光直直地落向了轩辕璃,没有任何的铺垫,开门见山道,“我今日前来,是为殿下解毒的。”

轩辕璃挑了挑眉,眸中划过诧异,他打量着赵蕴,似乎是想要探寻什么答案。

“哦?”

轩辕璃漫不经心地端起一边的茶盏,轻轻抿了一口,抬眼看向赵蕴,笑问道,“先生是如何知晓本王中了毒?”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