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的毒医狂妃

第4章 一个妾,也敢称长辈?

说着,周珠儿便朝着身边的贴身婢女使了个眼色过去,让她把缎子拿给赵蕴看。

赵蕴看都没看一眼,就直接推过去,“这缎子太过艳丽,蕴儿穿在身上不大合适,姨娘还是拿回去给妹妹穿吧,她最爱这样的缎子。”

前世,这个周珠儿和赵芸儿最喜欢把她打扮成一个庸脂俗粉,让她跟个花孔雀一样,遭人嘲讽,如今还是这样的伎俩!

那缎子华丽无比,却是红绿相间,上面还布满了所谓华贵的牡丹花,一朵接一朵,连个空隙都没有。

周珠儿看着赵蕴的举动微微错愕,随后立即调整自己的情绪,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不合适吗?那姨娘再去给你挑挑,我将你当亲女儿看待,自要给你最好的。”

周珠儿命人将缎子收好,便问周柔,“姐姐是蕴儿的母亲,自然知道蕴儿喜欢什么,不若教妹妹一些?”

赵蕴森冷的目光瞬间撇向周珠儿,前世她最喜欢她这姨娘事事以她为主,觉得周珠儿说的每句话都十分贴心,是实实在在为她考虑。

如今才明白,原是这周珠儿打着幌子骗她,给她造了一个假金笼子。即使将她母亲贬的一文不值,她竟然也觉得有道理。

周柔敛眉,目光下意识地落在赵蕴身上,脸上露出不知所措的神色,她与蕴儿不亲,根本不知道蕴儿的喜好。

赵蕴对上周柔的视线,回过头冷眼看向周珠儿,“周姨娘若是细心,早该知道我的喜好,何必问我母亲?”

周珠儿诧异地看向赵蕴,没想到这赵蕴竟然会为周柔顶撞她。

“佛祖爱清净,佛堂容不下聒噪的人,周姨娘还是请先离开吧!”

赵蕴不想与她再纠缠,直接赶人。

周珠儿本是胸有成竹,想给周柔一个下马威,离间周柔和赵蕴,却不想自己碰了一鼻子灰,登时火冒三丈,瞪着眼,张口便骂,“蕴儿,姨娘这些年是白疼你了!谁教你这般忘恩负义,还敢骂我聒噪?”

赵蕴唇角上扬,冷嗤道,“姨娘怕自以为嫁给父亲,便高人一等?我便是纳闷了,你算哪门子的长辈?你一个姨娘的身份,难道比我这个嫡女还高?而且——”

赵蕴眸中含着讥诮,“而且你当姨娘之前,不过是我娘的一个丫鬟,一日为奴,终身为奴!背弃主子,转投他怀,论忘恩负义,蕴儿怎敢与姨娘相比?”

周珠儿被赵蕴噎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恼羞成怒,便要抬手打赵蕴,“怎么说我也是你父亲的妾,岂能轮到你这个小辈对我评头论足?”

赵蕴走上前,一把拽住周珠儿抬起来的胳膊,带着透骨的寒意看着她,“周姨娘,做了一个妾就让你如此傲气了?不过你确定你要打我吗?我母亲不与你计较,你是不是就真的忘了,我外祖是堂堂大将军,我乃君侯府嫡女,是你一个妾能打的?”

周珠儿愣在原地,眼前发黑,瞪着字字珠玑的赵蕴,撂下狠话,“赵蕴,你如此忘恩负义,诋毁长辈,我定要向侯爷讨要一个公道!”

周珠儿用凶狠的目光剜了赵蕴一眼,随后便灰溜溜地离开了佛堂。

这场闹剧结束以后,周柔看着赵蕴,有对赵蕴此番作为的诧异也有忧心,“蕴儿,你如此与她作对,侯爷回来,怕是会生气。”

赵蕴满不在乎,想到前世侯爷踩着她的血走上国仗之位,冷讽道,“生气便生气吧,左右他的心也从未顾及过我们。”

赵蕴意识到周柔的惊诧,来不及与她解释许多,只说道:“母亲,是蕴儿从前不懂事,才叫那周姨娘利用了来伤害您。以后,蕴儿绝对不会让那些居心叵测之人再伤及母亲半分!”

周柔眼眶被泪水浸湿,拉着赵蕴的手,有些哽咽,“蕴儿,是母亲没用,才让你受了这么多苦。”

这时,一道糯糯的声音响了起来,“姐姐……”

十二岁的赵熠怯生生地走进佛堂,因为常年不受关照,饮食又清淡,个头只到赵蕴的胳膊肘上。

赵蕴看着赵熠,心不觉柔软了起来,上一世,赵熠被奸人所害,死于非命。当时她只以为赵熠是身子不好,才会英年早逝。

重活一世才想起,赵熠逝世那年,正是周姨娘诞下儿子的时候……

想到这里,赵蕴的眸中闪过痛恨。赵熠将赵蕴的眼神尽收眼底,怯怯的缩了缩脑袋,连忙躲到了周柔身后。

赵蕴看到赵熠这个反应,有些错愕,连忙收敛自己的锋芒,柔和地看向赵熠,“你很怕我?”

赵熠痴痴地看着赵蕴,诚实的点了点头。赵蕴霍地一下子便笑了,伸出手揪着他的脸颊,笑嘻嘻道,“我可是你阿姐!”

赵蕴想到赵熠上一世的命运,只觉得心中无限疼惜,手指无意中搭上对方的脉搏,她的目光停顿片刻,骤然间便翻云覆雨。

赵熠全身血涌异常,无疑是中毒之迹象。

周柔看着赵蕴脸色不愈,加上赵蕴如今变化太大,周柔有些担忧,“蕴儿,究竟是出什么事了?”

赵蕴看向周柔,并不确定周柔是否能够接受赵熠中毒的事实。赵蕴心中衡量,最终还是朝着周柔说道,“熠儿身中剧毒……”

周柔脚步踉跄,满眼皆是震惊,而赵蕴说出这个事情的时候,甚至没有避讳赵熠。

赵蕴清楚的知道,如果一味的让两人懵懵懂懂接受她的保护,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正面临的是怎么样的险境,倒不如把真相铺开,虽残忍,却能让头脑更清醒。

相比周柔,赵熠的反应令赵蕴出乎意料,他十分镇静地看向赵蕴,“姐姐会医术?”

赵蕴脸上露出一个熟稔的笑来,坚定道,“阿姐会,阿姐有法子救你!”

周柔望向赵蕴,她知道赵蕴从小学医,看着对方笃定的眼神,她选择了相信自己的女儿。

夜里,寒风忽起,天上落下来了片片雪花。

洛云院之中,烛火明亮。雪白色的大氅搭在赵蕴身上,而她的神情严肃,手提着笔,久久不落。

如今赐婚一事算是搁浅下来,可这还远远不够。赵蕴想要做的,是让赵芸儿与轩辕庚二人双双落马,她要让他们尝尝她上辈子的苦,尝尝被人打落地狱,永世不得翻身的滋味。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