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毒双绝:重生嫡女太嚣张

第1章 惨死院中

东临国,将军府后院中。

“小姐,这废物好像晕过去了。”一身灰衣的奴仆冲着旁边的少女满脸掐媚。

青色袄裙的少女手中挥舞着鞭子,眼角上扬,很是娇蛮傲气。

“晕过去了?给我把她泼醒!”

鞭子猛地往前一甩,重重的落在院中央的黑衣少女身上。

匍匐在地上少女不知死活,身上的衣物破碎不堪,瘦骨嶙峋的身子血迹斑斑。

一盘带着冰渣的湖水直接砸在少女的身上。

“咳咳。”

少女发出两道细弱蚊吟的咳嗽声。

“贱人,给我抬起头来!”

随着话音落,又是一鞭子狠狠甩在黑衣少女的身上。

“嗯哼。”

黑衣少女发出痛苦的轻呼,慢慢抬起头。

少女的面容很骇人,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犹如蜈蚣般丑陋的刀疤,完全看不出原来的相貌。

“明雅兰,你杀了我吧!”

青色袄裙名唤明雅兰的少女带着冷笑走上前,在黑衣少女的面前立住,伸出高台绣花鞋挑起黑衣少女的下巴。

“杀了你?明九歌,你想的也太简单了吧。”

“告诉你,三天后我就要跟太子哥哥大婚了,你看看你,有爹疼有娘爱有什么用,现在还不是被我踩在脚底。”

说着明雅兰就抽回了脚,转成死死的踩在明九歌那布满伤痕的脸上。

明九歌没有说话。

太子?

说起来太子好像是她的未婚夫?

可笑。

明九歌内心豪无波澜,一点都看不出她曾经爱那个男人爱的死去活来。

“对了,还有个消息差点忘记告诉你,你哥战死在沙场,你爹通敌叛国,就在昨天,整个将军府,满门抄斩。”

明雅兰一字一句咬的格外清楚,每说一个字她的面容就逐渐狰狞一份。

听到这个消息,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明九歌先是一愣,随即便激烈挣扎起来。

“你什么意思?我爹一向忠心爱国怎么可能通敌叛国!还有我哥,我哥身受重伤怎么可能带伤上战场!”

明雅兰轻蔑一笑。

“你说的都对,但真相是什么重要吗?我说他们有罪,他们就有罪,我想让他们死他们就得死!”

明九歌一愣。

明雅兰将是太子妃,是太子的心尖宠!借着太子的势想要灭了将军府那不是很轻松的事情吗?

但她想不明白,为什么明雅兰要对他们这么狠心!

她们虽不是亲生姐妹,但她一直拿明雅兰当做是亲妹妹看待,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明雅兰,我自认为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还有爹娘,他们是无辜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将军府几时亏欠过你!”

她努力的想要撑起身子质问明雅兰,鲜血顺着双臂流下,破残不堪的身子却没能挪动半分。

“你欺辱打骂我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这么狠心的对他们下手!”

明九歌无力的哭泣着,混着血泪。

爹爹,娘亲还有……哥哥……

“待我不薄?!”

明雅兰眼神一凌。

“你还有脸说待我不薄,你既然把我带了回来,却从未真心待过我,每次我们出去我都跟你的婢女一样,那些世家小姐嘴上对我亲热,背地里一个个都在骂我是没爹没娘的野种!”

“还有你爹你娘那两个伪善的人,你娘不许我多加接近你,你爹更是一个好脸色都没给过我,明九歌,你还敢说你们将军府待我不薄!”

明雅兰心里翻滚着滔天的恨意,脚下也逐渐用力,明九歌的脸几乎被踩到变形。

听到这番话,明九歌突然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

明九歌笑得很大声,笑得很夸张,完全无视止都止不住的眼泪和嘴角不断溢出的鲜血,整个人只剩下了凄惨。

“你笑什么。”

明雅兰皱起眉,脚下狠狠用力,她讨厌看到明九歌的笑。

“我笑我自己傻,笑我自己笨,带了一头养不熟的白眼狼回来,不但害了自己,更是连累的家族无一生还,哈哈哈哈,明九歌啊明九歌,你怎么还不去死啊!”

凄厉的嘶吼在小院里回荡。

“爹娘……九歌对不起你们!”

“哼,放心吧,我会留着你一条命的,我要你亲眼看着我是怎么幸福的嫁给太子哥哥的,然后再送你下去跟将军府的那群冤魂团聚!”

明九歌的笑声更大了,双目有鲜血往外溢出。

明雅兰蹙起眉头,心中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抬脚对着明九歌的肚子猛地踹了几脚。

“不许笑不许笑,你给我住嘴!”

一口鲜血猝不及防的从明九歌的口中吐了出来。

“明雅兰,这辈子我认了,如果有来生,我就算是死后落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也要你血债血偿,生不如死!”

话音落,明九歌又往东方深深的看了几眼,蠕动双唇含糊不清的吐出两个字,然后便永远闭上了双眼。

……

玉末四年,将军府内。

位处将军府最北边有一座四角雕花的小阁楼,小阁楼很是精致,可见是费了一番心神打造的。

此时小阁楼里静悄悄的,巨大号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双眸紧闭,面容苍白的小姑娘。

小姑娘不安的攥紧双手,脸上满是冷汗,嘴里不停念叨着,“爹爹,娘亲……”似乎是陷入了什么恐怖的梦魇一般。

双手死死地拽着被褥,指尖用力到发白,下一秒小姑娘便猛地坐了起来。

“呼呼……”

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额角落下,小姑娘的脸上充斥着戾气,双目赤红。

这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惨死在院中的明九歌。

等到呼吸平缓过来了,明九歌便脱力一般的倒在了床上,慢慢闭上双眼。

“我是不是回来了。”

嘶哑的声音有些飘忽不定。

“是的九九。”软糯的同音在脑海中响起。

明九歌勾起了嘴角,满脸邪气,再次睁开眼时,眼里已是一片清明,所有的戾气被她很好的藏在了眼底深处,找不到一丝痕迹。

她明九歌,终于回来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