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神豪

第6章 局气

这一桌子下来,得有小八千了吧?

“先这样吧!等会看我们周总需不需要加菜!”

“还杵着干什么?怕我们买不起单吗?!”

服务员连忙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周泽,好家伙,这是要被宰了啊!

很快,菜和酒都上了。

张慧试探性的问道:“周总您那么大气,不得让别人瞧瞧?”

“你的意思是?”周泽问道。

“要不我喊个妹子出来,等您付账时,那魄力,说不定晚上能有个暖床的呢?”

“你安排。”周泽点了点头。

看周泽的逼样,张慧差点没给嘴里的牛肉吐出来!

还我安排,真给自己当爷啊!

等会有你哭的时候!

“多一个人,这菜肯能不够吃啊!”

“你安排就好,我请你吃。”

有了这话,张慧也没多想,拿出手机给闺蜜李娟发了微信。

“慧姐,豪泰包厢吃饭,没骗我吧?”闺蜜李娟回了信息。

张慧冷笑,“周泽不是偷钱了吗?正和我在摆谱吗?人家要面子,那咱能不给吗?”

“是周泽那屌丝啊!我记得上次我穿了个肉丝,他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盯着我腿看,贼猥琐了。”

“那感情好啊!你一来,周泽还不飞上了天?!”

“好,我马上到。”

半个小时后,李娟来了。

周泽看了李娟一眼,没有说什么。

张慧则是对着李娟使了个眼色,李娟心理神会,立马喊来服务员,什么鲍鱼、鱼翅轮着点了一圈。

破万了吧?张慧冷笑。

豪泰收费贵也是有道理的,十分钟不到,菜品上齐。

张慧四人有说有笑的,根本没把周泽当人看。

只有李娟在点菜的时候,对着周泽笑了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美腿。

意思不明而喻,穿着短裙,这一摸,挑逗意味十足!

可等菜上齐后,李娟也懒得看周泽了,自顾自暇的吃了起来。

估计是没吃过鲍鱼,吃的时候,还掏出手机百度了下。

周泽笑了笑,自己也吃差不多了,便叫来了服务员。

“您好,先生一共消费一万零三百二十四,收您一万!”服务员报出账单的时候,也是替周泽肉疼。

张慧等人心里则是乐开了花,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周泽从包里掏出五千块钱,递给了服务员后,起身要走。

什么意思?

“先生,您……”

“一万零三百二十四!你应该给一万一,人家给我们服务,不要小费的吗?”张慧说道。

“是五千啊!我请你吃饭,你那份自然是我买单,这些人我又不熟,凭什么让我买?”周泽摇了摇头,笑道。

“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在说一遍!?”陈虎指着周泽的鼻子,站了起来!

张慧也忍不住开口道:“耍无赖是吧?!我喊娟娟来吃饭的时候,你没答应?点什么菜,我没问你?”

李娟脸色难看,自己就是过来蹭饭的。

没想过掏钱,要是知道自掏腰包,打断了腿,也不来豪泰啊!

都在实习期,谁有钱啊?

包厢的争吵,让得豪泰的保安围了上来。

“你借钱给我,我请你吃饭,应该的!至于其他人,我不认识,也没借我钱,你们自己处理,酒我没喝,我愿意买单,是我局气,给你面子,别蹬鼻子上脸!”

周泽付了钱后,大摇大摆的往外走。

“狗日的!耍我是吧?!”陈虎对着周泽怒目圆睁!

“我和你不熟,怎么耍你?”周泽笑着回应,要是以前,周泽不敢!

但是现在,自己有钱了,还用得着低三下四?

陈虎怒视周泽,紧握着拳头!

“草!舍不得花钱,装什么大尾巴狼!?”

“周泽你就是故意的,就算我和你不熟,也是一个公司的吧?能说不认识吗?没钱还要装逼,要点脸吗?!”

张慧也没想到周泽,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气愤道:“这钱,你今天必须出,管你认不认识!”

周泽笑了,有意思:“你的意思是,今天在这用餐的,你都要请吗?”

“你耳朵不好使了是吧!?我凭什么请他们吃饭!我跟他们认识吗?要是你没听清楚,我再告诉你一遍,给单买了!听见没?!”张慧恼火道。

“你不愿意请客,是因为你不认识,那我为什么要请你的男朋友和闺蜜吃饭呢?我和他们很熟吗?”周泽反问。

“你!”张慧气的脸色通红,伸手指着周泽,一句话说不出来。

陈虎和李娟,也是哑口无言。

“你个穷屌丝!你混蛋!”张慧乱不则言。

可她才刚开口,就震惊了!

穷?

这字和我可沾不上边!

自己老妈才给我打了一千万,一千万你见过吗?

周泽嘴角掀起一抹弧度,走到名酒展示厅,左手拿起一瓶,往地上一砸!右手掏出自己的银行卡,冷哼:“刷卡!”

嘶!

安静!

服务员双手颤抖的接过银行卡,轻声:“先生,您没事吧?!”

周泽摇了摇头。

张慧咬着牙,哼着:“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装?!”

豪泰酒店,名酒展示厅。

里面的酒,都是世界名酒,在市场上,都不售卖!

这里面的酒被砸,可不是一万二万能够解决的。

周泽你装逼过头了!

没一会儿,酒店的大堂经理领着一众服务员走了过来。

陈虎一看这架势,立马讥讽道:“这有些人啊!就是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刷卡?你那破卡能刷吗?豪泰名酒展示厅里面的酒,可不是一张储蓄卡能够消费的。”

银行卡的级别决定了主人的消费水平,周泽拿出来的是最为普通的储蓄卡,里面能够有五万,就顶破了天!

展示厅里面的是什么酒?

那些酒都不是用来喝的,是看的!

桌上酒一摆,妹妹窝里钻!

大堂经理走到周泽面前,尊敬道:“您砸的是绝对伏特加AbsolutVodka,世界名酒之最,早在十年前,就被某豪门家族收购,一年流入华夏市场的数量,也不足百瓶,可谓是真正的有市无价……”

大堂经理的话,让得整个餐厅再度陷入安静。

有市无价!?

这得多少钱,事才算平了?

张慧冷笑:“周泽,你完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