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333

第1章 分家产

临江市,三江大厦底铺的肯德基外卖窗口前。烈日当头三十余度的高温,很多人在排队买冰淇淋。

一个四五岁大小,长相甜美可爱的小姑娘,抱着一个穿着人字拖、花格大裤衩男人的大腿,撒娇地说:“爸爸!我想吃冰淇淋。”

男人爱抚的摸着女孩儿的小脑瓜,说:“叶子乖,冰淇淋吃多了会发胖的,等爸爸回家亲手给你做!”

“不嘛!我就要吃肯德基的冰淇淋,你们好久都没给我买过了。”

男人似乎下定决心,想给女儿买一支冰淇淋。可是翻遍了身上所有的口兜,只翻出了两块钱。这两块钱是赵浩回去坐公交车的钱,再说一支冰淇淋要五块钱,也不够买一支的。

赵浩把钱重新揣回了衣兜里,对女儿叶子柔声劝道:“叶子,爸爸没带够钱。一会儿等妈妈从法院里出来的,让妈妈给你买好吗?”

“嗯!”小女孩儿眼神里闪烁着期待的光芒。又稚声问道:“爸爸,我们家的大房子都卖了,什么时候才能住回大房子啊?”

“快了!等爸爸找到工作,很快就能赚钱把大房子买回来了。”

赵浩的话音刚落,只见身后一个五旬出头短发烫头的老女人,对身边一个穿着OL女士职业套装,身材高挑容貌精致的漂亮女人吼道:“湘湘,你看到没有。女儿要几块钱的冰淇淋,他赵浩都买不起。像这样的窝囊废,你还养着他做什么?你公司面临破产,车子和房子都卖了,这个窝囊废还在吃你的、穿你的、住你的。这种日子倒底什么是头?”

“妈!你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些做什么?”李湘湘心情不好,脸上流露出不悦的神色。

“你和这小子离婚,我就给你出官司的八十万。否则,别叫我妈!”

李湘湘一脸委屈地说:“当初爷爷生前做主了这门婚事,你和我爸也都默许过的。现在孩子都这么大了,你让我能怎么办?”

“你爷爷不是已经死了吗?我女儿长得这么漂亮,又怎么会没人要。你这边离婚,马上有好几家的富家公子哥等着排队娶你呢。”

“妈!赵浩要出去找工作了,人是会改变的,我相信他。”

李湘湘母亲鼻里哼了一声,说:“你不和赵浩这小子离婚,就等着坐牢吧!老李,我们走!”

李湘湘的父亲是个妻管严,叹了口气,跟着老婆走了。

李湘湘委屈地蹲在地上掩面哭了起来。

赵浩抱着孩子走到她身边,轻声安慰说:“湘湘,别哭了!好多人看着呢。我们回家吧!”

“家?我们还有家吗?”李湘湘抬起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幽幽地说道。

“虽然那个出租房小了点儿。但只要我们一家人在一起,到哪里都是家。”

李湘湘抹了抹香腮上的泪水,对赵浩说:“你带着孩子先回去吧,我再去找别人借钱去。”

赵浩把孩子交到了李湘湘的手上,说:“该借的人你都借遍了,现在我们连房子和车子都卖了。刚才你妈也说了,再拿不出赔付君悦的八十万,你就有坐牢的风险。还是我去找朋友借钱吧。”

“你?......”

李湘湘听到赵浩这句话,就好像听了一件滑天下之大稽的笑话一样,对赵浩冷笑着说:“赵浩,你哪儿来的朋友?哦,我差点儿忘了,你和那个大傻泉倒挺玩儿得来的,可他只是个站街边干力工活计的,哪有钱借给你?”

“我会想办法借到钱的!”

赵浩没顾李湘湘的冷嘲热讽,穿着人字拖,渐行渐远。

李湘湘身体仿佛被抽干了力气,抱着女儿叶子伤心地哭着。

她为了这个家,像男人一样在外打拼事业。可自己的男人,却一点上进心都没有。要不是李湘湘的爷爷,生前坚持让赵浩这个穷小子入赘到她们李家。凭她李湘湘美貌的姿色,早就可以嫁入豪门,过上人人羡慕的阔太太生活了。

李湘湘直到现在也闹不明白,已故的爷爷为什么会坚持让自己嫁给赵浩。

“妈妈,不哭了好吗?”

李湘湘将小叶子紧紧搂抱在怀里,幽幽地说:“是妈妈没用,让公司破产了,还失去了我们家的大房子。叶子,妈妈对不起你。”

小叶子伸手帮李湘湘抹去了香腮上的泪水,安慰着说:“妈妈!你不要伤心,叶子不想住大房子,只想和爸爸妈妈在一起。还有,爸爸说他会努力工作赚钱,让我们重新住进大房子的。”

李湘湘神色微微一怔,心想:“那个废物要是能靠得住,自己又怎么会落到今天这般田地!”

李湘湘开了一家包装设计公司,以前生意好的时候,他赵浩自然有钱花,可以天天在家养大爷。可现在,李湘湘的公司突然遭到了商标侵权索赔。那些合作的老客户,也一个一个与李湘湘的公司解除了合约。他们卖了家里的房子、车子,都不够抵债的,最后还差八十万。

赵浩走过了几条马路,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了下来。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息,拿出手机怔怔发呆。

点燃一支烟抽了起来后,思考了良久。

半晌,似乎下了个很大的决定,自言自语地说:“不行!我不能让湘湘和叶子受委屈!”

说完,赵浩扔掉抽剩的烟蒂,狠踩了一脚,拨打了一个许久未曾打过的电话号码。

“陈伯,我是赵浩!”

“哟!你小子终于良心发现,肯给我老人家打电话了?”陈天河笑呵呵地说。

“你跟我爸说,我想分家产,拿回属于我应得的东西。”

陈天河听了心中一震,半晌才说道:“赵少爷,你可想好了!要是分家的话,将意味着你会彻底失去家族的继承权。这样就会便宜你的那几个兄弟!”

“我想好了!”赵浩豪不犹豫地答道。。

“那你现在来我家吧,我会把此事禀报给老爷,并尽快让会计师算出你应得的利益。”

“谢谢陈伯!”

挂断电话后,陈天河立刻拨出了一个电话,向电话里的人汇报说:“老爷,赵浩少爷要分家产。”

电话里的人沉默了许久,最后说:“老陈给他吧!还有,把他母亲那份儿家产,也一并给他。哎!我赵啸天这辈子,最亏欠的就是他们母子了。”

“您不是最看好赵浩少爷,想让他继承家业吗?”

“这也是一种对他的保护和历练,我是不会看走眼的!对了,除了钞票之外,把家族在东三省的产业都给他。我会让邱影十分钟之内给你落实这件事情。”

“好的,老爷!”

陈天河刚要挂断电话,电话里又传出了一句,“老陈,多帮帮小浩,就像当初帮我一样!”

“放心吧,老爷!”

二十几分钟后,赵浩出现在一幢富丽堂皇的别墅里。

别墅的主人是陈天河,是临江市赫赫有名的首富。

在陈天河的房间里,他将手中的一叠材料递交到了赵浩手里。说:“少爷,老爷已经同意你分家产的要求,这是你和你母亲应得的集团股份。你们二人一共持有集团股份的百分之十一点五,老爷说以折现和产业的方式给你。除了家族在东三省的产业都给你之外,另外还应该给你10087658626.52元。”

赵浩翻看了几眼,都是生涩难懂的财务报告分析。将手中的资料扔在了桌子上,对陈天河说:“陈伯,不用看了!尽快帮我办交接吧!湘湘和孩子还在家里等我呢。”

“那你在这几份文件上签字就可以了!赵少爷,你可想好了,一旦签字,将意味着你以后和啸天集团没有一点儿关系了。”

赵浩拿过陈天河的文件,刷刷刷一连签了数张自己的名字。对陈天河说:“我赵浩不稀罕继承家族的产业,我只要我妈能活过来!”

陈天河叹了口气,“哎!赵少爷,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就不能释怀呢。”

“陈伯,那是我妈啊!我亲眼看到她死在我面前,而我爸那老东西,和那几个狐狸精天天风流快活。你觉得我应该原谅他吗?身为人子,我做不到!”

“可他毕竟是你爸啊!”

“那我妈呢?......”赵浩一脸不悦的神色,对陈天河反问道。

陈天河摇了摇头,正所谓清官也难断家务事。他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赵浩父子解开这个死结。

“对了,你和老李的姑娘,现在过得怎么样?”陈天河转移了话题,对赵浩问道。

赵浩皱了皱眉头说,“湘湘的公司遇上麻烦了。我怀疑有人对她的公司使坏,陈伯你帮我查一查。”

陈天河憨直笑了笑,说:“赵少爷,以后有什么事,直接吩咐我就行了。现在家族整个东三省的产业都是你的了,我陈天河算是脱离了啸天集团,以后为你打工的人了。”

“陈伯,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陈天河微微一笑,说:“我早就不缺钱了。就是希望能看到你重新振作起来。”

赵浩对陈天河说:“陈伯,你先往我银行卡上转一个亿,再用这个袋子给我装一百万的现金,其它的钱,你先帮我把持着,留着给公司继续运作!我不会让你失望的。”说完,转身离开了陈天河的别墅。

赵浩离开后,陈天河又给赵啸天打去了电话。

“老爷,少爷签完字了。”

“他说什么了?”

陈天河说:“赵浩少爷还是对他母亲那件事耿耿于怀!......”

“哎!”赵啸天叹了口气,说:“老陈,要是有一天我被那帮人控制了,你就将真相告诉小浩。”

“老爷,你不会要和他们摊牌吧?”

“这是我的事,你只要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