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品农妻之桑田酒娘子

第1章 周家退亲

“衡儿真是被你们给连累惨了。这事,你们得给个说法,这样不贞不洁的女子,我们家宁死都不要。”

“这事不能怪菊儿。她又不是故意落水的,现在人还在屋里躺着呢。亲家你不能听外面胡言乱语,菊儿是清清白白的。”

“我呸!很多人都看到你女儿跟外男搂搂抱抱,那男子还摸了她肚子。这还清白?你当我们周家傻啊?不用多废口舌了,退亲。”

廖秋菊听到屋外的声音,猛地从床上弹起,怔忡了片刻。

她出生于酿酒业世家,从小就是品酒的天才,尝过世界上多种酒水的滋味,也懂得古往今来各种酿酒的技术。

年仅二十二便是国际知名品酒师,想请她品酒的酿酒公司重金都聘请不来。前不久闺中好友请她品酒,路上刹车失灵冲出桥梁坠毁。

她随后就像是灵魂出窍,飘在虚空之中,听到了一阵阵叫喊声,哭泣声,最后飘进了一名落水女孩的身躯中。

女孩的记忆就如影片般,在她眼前迅速地划过,随后她只感到头疼难忍,失去了意识。

“穿越了?”廖秋菊举起手,凝视了一会,她很清楚这不是自己的身躯。

一想到自己离开了熟悉的世界和亲人,廖秋菊心中有些不安,但她很快就镇定下来,外面吵闹的声音越来越大了。

廖秋菊眯着眼回忆了一会,她多年前好像就跟周家周衡定了娃娃亲,这吵着要退亲的,应该就是周家大娘,原本她未来的婆婆。

而急着辩驳的,应该是娘亲赵氏,她原本是个温顺的女子,听声音便知道她不善争辩,眼看就要被逼着答应退亲了。

廖秋菊眸光流动,救她上岸的人见她昏迷不醒,便对她进行急救,按了她肚子几下。没想到这事被人看见了,很快就有流言传出,说她勾引男人,不守贞洁。

周家大娘听信流言,执意退亲,娘亲赵氏自然不同意。这一门亲事都维持了七年,现在退亲实在可惜,而且这一退亲,无疑承认了廖秋菊不贞洁的流言。

“亲家,这退亲忒不讲理了。秋菊落水又非她所愿,不见你可怜她一句,倒是迫不及待地落井下石。真叫人寒心。”赵氏酸涩地说道。

“我呸。谁知道她跟那外男是不是早就眉来眼去的?我还可怜她?我恨不得生吞了她。”周家大娘横眉冷眼骂道。

看到廖秋菊走了出来,她又骂道:“瞧瞧她那样,又不见掉一块肉,有啥好可怜的?我看就是你们宠坏了,给她了胆子勾引男人。”

赵氏过来扶住廖秋菊,听这话,又急又气道:“你胡说八道,欺人太甚。”

廖秋菊看着赵氏,这就是她的娘亲?

只见她穿着浅灰色襦裙,头发用一条红褐色头巾兜笼,相貌平平,眼眶泛红地争执着。

她生气的手握住廖秋菊的手臂,轻轻颤抖着,半个身子挡着廖秋菊,便像是护犊的母鸡。

对面的周家妇人穿着明显好一筹,身宽体胖,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廖秋菊,颇有几分威势。

“我胡说八道?现在外头可都是这么说,是不是全天下人都胡说八道?你管不好自己女儿,还想把她嫁进我们周家?做梦!”

廖秋菊黛眉一皱,冷冷地说道:“哪来的狗,一清早就吠个不停?”

周家大娘眼珠子一瞪,似是不敢相信廖秋菊会说这般话,许久才骂道:“你敢骂我是狗?臭丫头,你活得不耐烦了吧?老娘当初真是瞎了眼,会找上你们这门亲事。”

赵氏忍不住还嘴道:“当初这亲事是你诚心诚意来求娶的,周衡这孩子也着实不错,要不然我才不会答应。”

廖秋菊拦住反驳的赵氏,轻声道:“那就退亲吧。”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