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嫁狂妃

第1章:信不信我杀了你?

夜,微凉如水。

月华满寂,自冷空洒落,柔纱般波光回转着,透过繁茂的树叶,漏下一地闪烁着的碎玉。

华清宫内,一派清寂,烛火摇曳间,偶闻几声噼叭着的烛爆声,轻而静,却延绵着压在人心头,颤颤的发怵。

锦衣美人慵懒的靠坐着,华容芙面,云鬓香妆。青葱般的手指间,挟端着的是冰凉的玉碗。樱唇微启,烈酒入喉,火辣辣的直蹿心间,强忍下那烧心的灼痛感,她蹙眉仰颈,吞吐间,又是一碗见底。

指尖松软,玉碗悄然滑落,‘叮’的一声掉落在地,裂散开发,发出清脆而破碎的声音。半醉微熏,她迷离着双眼,眸间雾气氤氲,看不清她真实的视线,只是怔怔的,似在望着那碎片发呆。

“咯咯咯咯……”

一串银铃般的笑声夹杂着细碎的脚步声,由远而近,飘然至耳边,倚靠在床栏,她半眯起眼,望向那莺红燕绿中众星捧月的一人,远山一般的眉眼,性感而无情的薄唇。

微牵起唇角,她惨淡的笑,来了啊,终于来了。

指尖微凉,轻柔的抚过滚烫的脸,她软软的撑坐起身子,锦服下滑,领口处露出大片的如雪肌肤,赤裸裸的诱惑着他的视线。

望着他的眼,她妖娆的,妩媚的,却并不算客气的问:“她们来干什么?”

撇下那群衣香鬓影的美人儿,他霸道的欺身而上,狂魅而邪气的勾起她小巧而精致的下巴,暧昧道:“带她们来见识一下,醇元国的惊鸿仙子如何的媚骨生香。”

她冷冷的笑,眸间寒意点点,望向那群莺莺燕燕时,连声线都透着冰霜:“都给我滚出去。”

许是被她的眼神所震摄,那些娇滴滴的美人们,凭空打了几个冷颤,便开始怯怯的后退着。

“一个也不许走。”

霸气的男声,愤然而起,带着狂暴的戾气,直直的逼近她的脸,指尖微微的用力,在她的下巴上磨梭着,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欢愉,几分窍喜:“小野猫,在你面前,我似乎输过太多次了,你猜这一次,我能不能赢你一回?”

她的心为之一震,迷雾般的星眸,也随之清明了许多,之所以赢他,只因她从来便了无牵挂,但如今,她又哪来赢他的筹码?十指微曲,慢慢的收紧,泛白的指关节,泻露她太多隐忍情绪,强忍下想拍开他大手的冲动,她仍是清冷:“让她们出去。”

“如果我说不呢?”

“那你就和她们一起滚。”声线淡漠,她已彻底冷下一张脸,想挣脱他的怀抱,却被他搂着更紧,臂上用力,他已反客为主,当着那群美人的面,将她狠狠的困在身下:“如果,我不滚呢?”

她蹙眉,几番挣扎,却换来他更为狂邪的对待。

纤长的脖颈上,他的大手放肆游走,流连忘返之余,指尖突然改变了方向,顺着她的衣缘猛地深入。

倏地,她如遭电击,全身僵硬,眸间杀气氤氲:“放手。”

他轻笑不语,只是眸色深深,欲望渐浓。

“信不信我杀了你?”她咬牙,眸如火焰。

定定的望向她眼间深处,冰冷道:“信,我当然信,只是,我更相信,你不忍心……”

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留与她自行品尝。她怔愣出神之际,他薄凉的唇,已狂浪的印上她的身,在那勾魂的锁骨间,来回舔吮。他是如此的迫不急待,此刻,他对她毫不设防,只要她狠下心肠,瞬间便能捏碎他的喉骨。

只是,她不能……真的不能……

紧握的双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在她的理智几近崩溃之时,她的耳边,又轻轻传来他犹带着欲望情潮的声音:“小野猫,别忘了,今夜,是你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