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陷害

她紧紧的搂着那个女孩,不断的用体温去捂热那个正在渐渐变冷的身体。

最后女孩还是走了,闭上眼睛的时候她用充满渴望的双眼看着铁窗外那一片小小的天空。

“小乔乔,其实我没有见过大海,我只是在电视上看过,我也没有钱开民宿,我妈妈也不爱我,但是我很爱她,小乔乔我的梦可能永远都实现不了了,你一定要替我好好活着,帮我去看看美丽的大海,也帮我去跟妈妈说一声,我爱她!小乔乔,我不能陪你了……”

至今乔乔都记得她走时那充满渴望的眼神。

回忆永远都是那么痛苦,眼眸也不知不觉的湿了,她伸出手,偷偷的抹了一把,然后又摸向了左腰的后侧,此时那里面空荡荡的,少了一个正常人该有的零件。

正是因为这样,她才拒绝喝酒,只因她想活着。

她有债,还没还!

她有罪,还没赎!

她有梦,还没实现!

希望过了今晚之后不要再遇见这些让她揪心的人,可是事情往往没有想的那么简单,一切都像是冥冥注定了一般。

“凛哥哥,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乔落为以乔乔的个性不会跪,到时候闹起来,就可以借机好好的收拾她一顿了,将那杯酒狠狠的给她灌下去,就算不死也脱成皮。

没想到她现在居然变得这么孬,说跪就跪,还真是一点尊严都不要,还别说这号子里的教育倒是不错,规矩学的也挺到位,今儿个就暂时先放过你。

以后的日子还长,咱们慢慢玩儿!

厉司凛若有所思的看着乔乔开门出去的背影,刚才那个声音他几乎有那么一刻将她当成了那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心中差点就忍不住要去揭开她脸上的口罩。

可是当他在看到那双毫无神采,如同枯井一般的双眼,他迟疑了,再加上那微微有些蹒跚的步伐,就更加觉得不可能是那个女人了。

不知道怎么了,自从三年前送她入狱,他的心中就没有一天忘记过,到底是源于恨还是源于爱,对于这一点其实厉司凛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他很明显更加愿意相信前者。

其实在这里工作很多人都讨厌她,总会想些点子给乔乔找些事儿,现在又多了个乔落,乔乔的日子就更加难熬了。

不是她找事,就是同事找事,总会想办法整整她,好像欺负她已经成为了一种乐趣。

“喂,乔乔你干什么呢?赶紧去8号包厢,有客人找你!”

真是的,也不知道是谁,居然会认识这种受气包,整天一副死了全家的样子,看着就令人讨厌,那人边走边不停的嘀咕。

到了门口,乔乔直接就推门进去了,因为外面的声音比较大,就算敲门也是听不到的,若非有客人要求,服务员是不会随便去推门的,而被点名叫到的人,可以直接进去。

“啊!”

门一开立马传出一声女子的尖叫,乔乔僵硬着手,暗道,完了。

被乔乔这么一下,男人的身子直接一抖,拿起边上的纸巾胡乱的抹了一把,满脸冷意的走到了门口,抬手就准备给乔乔一巴掌。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打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打我,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你,求求你放过我……”

男人的手还未落下瞬间就被乔乔这激动的样子给吓懵了,高举的手也久久没有落下,不就一巴掌吗?还没打下就怕成这样?

乔乔如同魔怔了一般整个人抱着头缩成了一团。

周围的人听到这里的动静,都慢慢的围了上来,而作为人事管理的红姐自然也不例外,踩着高跟鞋,急匆匆的就跑了过来。

“诶呦,刘大少,别生气,别生气,来消消气,消消气,何必跟这种低等人计较呢?这不降低了您的身份吗?您说是不?苏苏快来扶刘大少进去,刘大少赏个脸嘛,来喝两杯,就当我们“天上人间”给您赔罪了。”

红姐这一番话说的恰当好处,挽着男人胳膊就将他哄了进去,背后用手不停的给乔乔打手势,让她快走。

正抱着头发抖的乔乔,被旁边的人用了推了下才渐渐清醒过来,看到周围的人,不由的红了脸颊,刚才她是不是有点反应过激了?

乔乔捡起地上的拖把,迅速的朝后面的电梯走去,她知道红姐是在帮她,心里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刚才她也真的是吓着了,乔乔现在只想平平静静的过完这一个月,然后拿着手里的钱去她一直向往的地方,监狱里三年的苦都吃下来了,天大的委屈都挨过来了,可是她真的被打怕了,身心的痛感,会将她藏在心底深处的尊严,耻辱全部活生生的给挖出来。

“嘭!”

刚进电梯里面,不知是谁在背后狠狠的推了她一把,乔乔重重的摔倒在了大厅的地面上,小脸贴地面而过半步,还好是瓷砖地板,若是水泥地,就算不毁容也脱成皮,口罩也被摔的老远,她痛苦的摸了摸疼痛的脸颊,刚抬起头,周围就传来一阵抽气声。

果然大地方就是不一样,连清洁工居然都这么漂亮,乔乔感受到四周的目光,慌忙的将口罩抓在了手里带好,然后左手紧捏着左腰,僵硬着身子,吃力的准备起身。

忽然,一只修长的大手放到了她的面前,乔乔轻轻的抬起了头,一个浑身充满着阳光的男人正微笑的看着自己。

那笑,很暖,那人很好,可是她受不起!

“怎么?起不来?我扶你好了。”

男人的声音非常好听,带着一丝丝青竹的温润,乔乔见他真的要来扶自己,连忙用力将手往地上一撑费力的爬了起来,低头弯腰战战兢兢的站到边上,小手抖的不知如何安放。

“对不起,对不起,当着您的路了。”

看着乔乔不断对自己道歉而弯下的腰,男子低沉的笑声轻轻的传进了她的耳朵,这清洁工这么年轻,还真有意思,这长相?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也挺有意思。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