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夕流年相思梦

第1章 十里红妆

邺城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从入冬开始,鹅毛般的大雪便飘飘洒洒下了个不停。

我站在高高的宫墙上,看不远处的宫里冰天雪地,十里红妆。

扶翠拿了一件披风替我披上,小心翼翼的劝我,“娘娘,这外面天寒地冻的,咱别看了,回去吧,仔细别冻坏了身子。”

我摇头,固执的趴在宫墙上不肯撒手,“让我再看一会儿,就一会儿,宫里好久都没这么热闹了。”

——东漓国国君纳后,锣鼓震天,举国欢庆。

萧湛不让我参加封后大典,所以我就只能等他走后悄悄的看。

“娘娘……”扶翠还想劝我,不过估计想着我这倔驴一样的性子说了也不会听,索性便气恼的跺了跺脚道,“那奴婢去给你换个暖炉。”

我想跟她说不用了,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她便夺了我手里早已冰冷的暖炉,一溜烟跑了个没影儿。

这丫头,近来越发的没规矩了,看来得抽空好好说说她才是。

手里没了东西,我干脆整个人都趴在了宫墙上,远远的望见一身大红色喜服的萧湛旁边立着一个身着凤冠霞帔的女子,那应该就是东漓国的新王后了吧。

可惜我这里离得实在太远了,看不清她到底长得什么模样。

“哎,你们听说了吗?据说咱们这新王后的那张脸啊,就像是照着前边儿那位公主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位公主死而复生了呢。”

“真的假的?世界上真的有长得如此像的两个人?”

“不然你以为她凭什么当上王后?不就是凭着跟那位公主一模一样的脸。”

“话是这么说不错,就是可惜了昭和宫那位……”

我脚下突然一滑,不由得惊呼出声,背后的声音也随着我的惊呼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厉喝,“是谁在哪?”

我有些尴尬的转过头去,刚刚闲聊的宫女太监看到是我,个个都吓得面白如纸,纷纷跪倒在地,“黎妃娘娘恕罪,奴才们不知道娘娘在这里赏雪,惊了娘娘……”

“罢了罢了,我就是闲来无事随便看看,你们忙吧,不用理会我。”我向来大度,假装没听到他们刚刚的闲言粹语。

那些个宫女太监听了我的话千恩万谢,如蒙大赦。

而我却突然没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致,只得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皑皑白雪泱泱的回了宫。

一整个晚上,我都恹恹的,做什么也提不起精神来。

跟外面的热闹喧嚣比起来,昭和宫安静得就像一座冷宫。

我躺在榻上辗转反侧,心里寻思着,萧湛现在应该正在同那位新王后洞房花烛吧?

那个传闻中和漓公主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女子。

准确来说,萧湛后宫里的每一个妃子都多多少少跟那位漓公主有些相似,或眼睛,或鼻子,或眉毛,唯独我,是个例外。

若非要说我跟那位公主有什么相似之处的话,大概就只有我名字里的那个“黎”字了吧。

脚下的暖炉已然冰凉,我换了个睡姿隔着帘子喊:

“扶翠,去帮我换个暖炉来。”

很快便有被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传来,跟着我脚上的被褥被人掀开,下一刻,我那冰冷的脚丫子便落入了一双温热的大手里,“怎么这么凉?”

熟悉的气息,以至于我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瞪大眼睛看着萧湛,话里却酸意十足,“皇上这时候不陪着新王后洞房花烛,却跑到臣妾这里来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