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二十四章:打劫的小孩

“听说了吗?丁家大公子和三长老在外面被打了。”

“听说了,也不知道是谁居然敢这么大胆,在这青山城也敢动手。”

“但是丁家好像没什么动静。倒是跟着大公子出去的那一帮人,到现在也不见他们人影,怕是......”

“嘘!这种事情不要乱说,小心惹来大祸,喝酒喝酒!”

陆北游从桌上拿了几颗花生米扔到嘴里,摇了摇手中的酒杯,将手中的温酒一饮而尽。看来这丁家倒也是干净果断得很。

陆北游来到青山城,第一件事便是搜集情报。从他多年做店小二的经验来看,首先去的地方便是酒馆,这可是收集情报的好地方。

陆北游,苦涩的摸了摸怀中的一两银子。自己掌柜的真的是抠门到家了,自己出门就扔给自己一两银子,一壶酒。

陆北游脑子一片混乱,毫无头绪。将桌面上的酒菜一扫而空,从怀中掏出唯一的一两银子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开了酒馆。

在这酒馆坐了一天,也算得到了一点儿有用的消息,首先便是这青山城两家势力最为强势,一个便是青山城城主,另一个便是这土皇帝丁家。可两家自青山城城主上位以后便一直都不和睦,明枪暗箭矛盾不断。

其次便是丁鸿跟三长老被打成重伤,这条消息已是满城皆知。但是丁家却毫无动作,看来是顾忌自家掌柜的还有任寒安背后的势力,这丁家也算太蠢。

同时也听到了一条有趣的消息,这丁家自身好像也不太平。

陆北游一开始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是从酒馆内的闲杂话语中,也渐渐了解到这两家势力水深的很,越是了解也是让人胆寒三分。自己如果要让这青山城变成一个人的青山城,这怕是难度等同于让一个炼武境去挑战大乘期高手,纯属作死。

这青山城,自己真的动的了吗?

陆北游叹了口气,自己应下的话,咬着牙也要做到。

可是现在自己应该做的,却是应该考虑考虑自己今天晚上住在哪。

陆北游脑子一片混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条小巷的深处,陆北游猛然惊醒,才发现已经没有路可走,正准备转身离开。

“不许动!打劫!”

陆北游转过身,只见一个小男孩跟一个小女孩脸上蒙着黑色的面纱手里拿了个棍子指向自己。

两个小孩身上的衣物皆是破烂不堪,小女孩眼中尚且有几分胆怯,小男孩眼中却有几分强装出来的镇定。

陆北游楞了一下,扭了扭头看了下四周又指向自己问道:“你们是在对我说话吗?”

小男孩张口道:“你傻啊!这里除了你还有别人吗?识相的就赶紧把身上的吃的给我交出来!”

陆北游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两人,这打劫的居然打到自己头上了,而且劫匪居然还是两个小孩子,也算是稀奇。

小女孩儿看陆北游愣在那不说话,偷偷附在小男孩耳旁轻声道:“哥,我看他傻乎乎的。怕不是有病吧,要不这次就算了,我们走吧。”

小男孩闻言,看了一眼陆北游,冷哼一声道:“看你穿的人模人样,没想到居然是个脑子不灵光的憨货。看你这么傻的份上,这次就算了别再出来乱跑了,下次你可没这么好的运气!”

说完将手中的木棒放了下来,牵着小女孩的手准备离开。

“哟,你说谁憨货呢?还有,我说让你走了吗?”

陆北游突然发难瞬移到两人面前,一股灵压向小男孩压了过去。自己虽然并不在意这点小事,可是对这小孩子略施惩戒也好,正好趁机了解下青山城的具体势力。

小女孩看到这一幕,急忙上前想要将小男孩从地上扶起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抬不动小男孩,不由急出了眼泪。

陆北游也感觉到自己过了,正准备撤回灵压,却只见小男孩脸上的纱布已经掉了下来,嘴角的部分有一块红色的疤痕,倔强的抬起自己的头看向自己,嘴中满是鲜血道:“这次是我看走眼了,我认栽了,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放我妹妹离开,不然我们猫狗帮不会放过你的!”

小女孩再也忍不住一屁股坐在地大哭起来,陆北游撤回了灵压,看向小男孩调笑道:“你这一口江湖话说的这么溜,都是谁教你的?”

小男孩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压力消失不见,急忙站起身子擦了擦嘴角的淤血,跑过去将小女孩从地上扶起来。

对着小女孩训道:“哭什么哭,你傻啊!这个人这么厉害,趁他不注意你还不快跑!”

陆北游见小男孩不理会自己,冷哼一声。

小男孩闻声急忙将自己的妹妹护在身后,“既然阁下放过我们兄妹一命,我猫狗帮狗子已铭记在心,有机会定当偿还!”

陆北游不由感到几分好笑,“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放你们走了?”

小男孩闻言脸色不由阴沉了下来,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木棍,警惕的看向陆北游。

“不过,也不是不能放你们走。这样吧,你来告诉我青山城具体的势力分布,我就放你跟你妹妹走,顺带请你们吃顿好吃的。”陆北游露出一个自认为十分和蔼的笑容。

小男孩闻言却没有感到放松,反而将手中的木棒更是握紧了几分,突然大吼道:“跑!”

拿起手中的木棍向陆北游冲了过来,他身后的小女孩急忙向陆北游侧边跑了过去。

陆北游皱了皱眉头,一脚将小男孩踩在脚下,伸手将小女孩的脖子抓到手里。

“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两个选择,一: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刚才说的问题,兴许我高兴了放你们两一命。二,你继续反抗,我让你亲眼看着这个小丫头是怎么死在我手里的!”陆北游神色有些不耐烦的开口道,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

这下小男孩再也无法假装英勇,急忙喊到:“你放她下来,快放她下来!我说!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陆北游将仍在自己手中挣扎的小女孩扔在地上,俯下身子轻声道:“最好别再给我耍什么花招!”

随后将脚从小男孩身上移开,“说吧!”

小男孩彻底没了脾气,神色低落的开口道:“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我只有一个要求,放我妹妹走,可以吗?”

语气中渐渐带有几分哭腔,陆北游闻言突然有些迷茫,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冷血?明明面前的只是两个小孩而已,他们所谓的抢劫也不过只是讨要些吃的罢了,可自己为什么会对两个小孩下如此重手?是因为自己越来越接近自己的身世?还说是因为自己杀了几个人,便已经把人命当做了儿戏?

陆北游摇了摇头不再去想,叹了口气开口道:“你放心,你只要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东西,刚才承诺的东西依然做效,我陆北游说到做到。”

小男孩揉了揉眼睛,看向陆北游开口道:“我能相信你吗?”

陆北游将摔倒在地,偷偷抹眼泪的小女孩扶了起来点了点头。

“好,我就信你一次!只要是我知道的,我全都告诉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