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八章:生死之约

“够了!”三长老彻底暴怒了,在青山城谁敢对自己不尊尊敬敬的?

自己喜好女色,更喜含苞待放正值芳龄的绝美少女。这次丁鸿便是告诉自己一位如此少女的消息,自己方才出手。

可谁能想自己堂堂大乘期高手,却被一个脸上有一块暗红色疤痕的女童按在地上打!

从三长老身体内突爆发一股灵压,强大的冲力使牧球球也无奈后退半分。小酒馆更是被刚才的灵压冲击的摇摇欲坠。

灵压在三长老身后化作一条漆黑如墨的蟒蛇,盘绕在三长老身后,血红阴邪的眸子看向众人张开了血腥大口!

“你们!都要死!”三长老眼色通红,头发披散喘着粗气嘶哑道。再无半分刚进入酒馆时的仙风道骨。

莫秧惊讶道:“武道化形!”

陆北游和任寒安都一脸迷茫的看向莫秧,他解释道:“武道化形这是通往大乘期高手的必经之路!也是成仙的最低要求,便是将自身武道化作一颗仙种,一旦成仙,这颗种子便会瞬间长成参天大树!而所谓仙种已经承载了半分仙气,一般人根本就无法伤其本身。”

任寒安迷惑的问道:“那莫叔叔你不也是半步大乘的高手吗?你为何没有这个种子呢?”

莫秧苦笑着摇了摇头,却也不言。

陆北游看到任寒安准备继续追问,便也拦了下来。

方才莫秧施展出‘龙吟’的时候自己已经看出来了,莫秧施展出来的蛟龙怕只是一道浅薄的虚影。怕是东周朝堂并未给他一本完整的功法,虽说镇三魂压五魄,可刚才堂堂半步大乘跟归墟却只是占据一点上风而已。想来也是东周控制下臣的权谋之计,莫秧不愿多说,自己一介外人更是不便多说。

莫秧看到这一幕,对着陆北游微微欠身,表示感谢。

牧球球看到三长老身后张开血腥巨口的黑色巨蟒,轻嗤一声凌空踏步一掌拍在巨蟒额头上。黑色巨蟒还未伤到众人,便被拍得烟消云散。

与其气机相连的三长老更是吐出一口老血瘫倒在地,他身下地板被强大的冲力砸出一个大坑。

陆北游转过头看向莫秧愣愣的问道:“你不是说,一般人根本伤及本身吗?”

莫秧一脸尴尬的挠了挠头,“你家掌柜的又不是一般人。”

陆北游无语的看回战场,三长老披头散发的跪在深坑里,身体由于仙种反噬浑身是血。

牧球球站在三长老面前拍了拍手,轻声说道:“一个刚步入大乘,极境都没修成的废物居然也敢说是一等高手,你年龄都练到脸皮上了吧?!”

三长老抬起头阴狠的看向牧球球想要开口说出什么,却只吐出几口鲜血,话不得出。

丁鸿和一众人早已愣在当场,更有甚者早已瘫倒在地。

牧球球前进一步,又是一掌准备拍死如今如同乞丐一般的老头。

丁鸿从身旁大汉手里夺过一把刀,跑到三长老身前试图挡下这一掌。

牧球球看到这一幕,将掌势收回。“哟,看来丁家也不全是窝囊废嘛!这样吧,我给你个机会,你们出三个人跟他打,只要能把他打倒我就把你们全放走!对了,生死不论!”

牧球球指着陆北游,对着丁鸿和他身后的人说道。

丁鸿浑身被冷汗浸湿,闻言确认道:“此言当真?”

牧球球不耐烦的说道:“爱选不选,既然不选这条路,那就全部留下吧!”

丁鸿急忙应道:“我接下了!”

陆北游舒了口气握紧了拳头,大步走向中堂。

丁鸿也从众人中挑出两人,气息都在通神境左右,随后眼神死盯向陆北游,杀意凌然!

牧球球从地上扶起一把长椅坐下,对陆北游说道:“你把蓝田玉佩握在手里,施展剑意试试看。”

陆北游闻言将蓝田玉佩握在手中,施展剑意,只见一道苍白的剑气自玉佩中蔓出,剑气四溢,陆北游只是握在手里,便可以感受到玉佩的剑意试图撕裂自己的身体。

急忙安稳心神,疑惑的看向任寒安,发现任寒安也是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

只得看向牧球球,牧球球没有说话指了指莫秧。

莫秧苦笑的开口道:“这蓝田玉佩,其实是我东周名剑纯阳的剑柄。后来由于在一场平乱中纯阳断裂,遗失了剑格。这剑柄本就是蓝田和玉所铸,所以便留给公主做防身之物!”

陆北游挥了挥手中的‘纯阳’,轻若鸿羽,却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它的锋利,吹毛断发。

丁鸿一行人听到刚才莫秧的话语,不由呆在原地。东周公主?!听说东周君王一辈子只娶了一个妻子,后来在生下小公主的时候难产而死。东周君王发誓终身不娶,小公主从小更是受尽万千宠爱。可为什么堂堂一国之女会毫无声响的来到青山城?而更可怕的是自己得罪的对象居然正是小公主?!这下恐怕是自己给家族惹了天大的大麻烦!如果处理不好,怕是这丁家在这九洲中再无活路。

陆北游看向站出来的三人不耐烦的问道:“还打不打?”

丁鸿却没有理会陆北游,朝着任寒安的方向双膝跪下开口道:“公主殿下,之前多有得罪。我丁鸿一人做事一人当!我犯下的错与丁家无关,要杀要剐任凭处置,但求公主放过丁家这一次!”

任寒安没有说话,莫秧阴测测道:“你调戏我家公主不成,还试图追杀我主仆二人,现在更是带人前来。你说你一人承担?你担的下来吗?!”

丁鸿跪在地上,牙齿已经咬碎,满口鲜血。

“好!我可以答应你!不过前提是你要赢得过陆大哥!”

众人皆看向陆北游,任寒安也是看向陆北游展颜一笑,陆北游闻言也是一愣,自己现在面子这么大?回首看向牧球球,只见牧球球冷哼一声扭过头不看自己。莫秧急忙想要劝说。

任寒安开口道:“我心已决,比试开始吧!”莫秧只能叹了口气站在任寒安身后,

“谢公主!”丁鸿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将地上的刀拿到手中,眼神冰冷的看向陆北游。

陆北游转过头,同样阴狠的看向丁鸿。

刀气与剑意在酒馆内肆虐,丁鸿首先爆发灵压向陆北游冲了过来。

死战!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