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良人

第十三章:不见苍天

初阳破晓,除夕夜已过。陆北游提剑,回到跟牧球球分别的地方,从不远处看到一片橘黄色的光。

陆北游急忙跑过去,只看到自巨阙三米开外的地面上没有一丝雪迹,地上生了堆柴火,牧球球躺在巨阙上睡觉,地上还有一堆吃剩下的鸡骨头。

小萝莉好像听到了声响,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看到提着剑,身着一身女子衣装破烂不堪,身上尽是血迹的陆北游,急忙从巨阙上跳了下来。

跑到陆北游身旁,拍了拍陆北游肩膀,笑吟吟问道:“成了?”

不拍还好,陆北游方才一路小跑已是用尽了全部力气,这一下直接将陆北游拍在了地上。

陆北游强打起精神,看向牧球球笑着说了一声:“成了!”

说完便昏了过去,牧球球急忙蹲下来察看,发现陆北游只是体力透支昏睡了过去。

不由舒了一口气,看到陆北游酣睡的模样,牧球球不由伸出手捏了捏陆北游的脸。

轻声嘀咕道:“睡着的模样还挺可爱的嘛。”

说完便站起身子,将陆北游抬到巨阙上,对着巨阙说到:“你先带他回去,我随后就到。”

巨阙向青山城的方向飞去,牧球球转身看向山寨的方向嘀咕道:“一群蝼蚁而已,也敢伤了我的人,看来剩下的人也没有活去下的必要了。”

随后伸手从不远处的雪地中一勾手,地上的积雪变化成无数雪剑。

又是一挥手,无数雪剑向山寨飞了过去,铺天盖地对山寨中残留的土匪飞去,这是一场无差别的屠杀。

如果这一幕被陆北游看到,怕不是会舔着脸让牧球球教自己吧。

牧球球打了个哈欠,一挥手又是凝成一柄雪剑,牧球球踩着这柄雪剑向青山城外飞去。

陆北游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浑身疼痛,口渴得很,身上已经换了一身干净衣物。

那个被自己救下的少女此时趴在自己身旁,无聊的拨弄着自己的头发。

陆北游张口声音沙哑道:“水,水,水!”

那名少女惊叫一声,看到陆北游醒了过来,脸色突然微红向外面跑了出去。

陆北游一脸纳闷,自己就那么可怕?

不一会儿,只见那个老人端着一碗热水走进屋来,那名少女藏在老人后面偷偷露出小脑袋看向陆北游。

陆北游坐起身子从老人手中接过热水,痛饮几口。然后舒了一口气看向老人说了一声:“谢谢!老孔去哪了?”

老人笑看摆了摆手道:“孔先生方才去街上买菜了。你要谢,便谢我家......孙女吧,是她看到你躺在门口雪地里浑身是血,把你拉进屋里的。”

老人好像感觉到自己失言急忙改口。

陆北游却也不在意,看向老人身后的少女说道:“谢谢你!”

少女听到陆北游的感谢后,又跑了出去,陆北游更是一脸纳闷。

老人咳了一下嗓子,神色也有些不对劲的说道:“那个我孙女脸皮薄,你身上的衣服是刚才她帮你换的。你别介意!”

陆北游反应过来,难怪少女会脸色羞红,自己的身材应该不错啊。不对不对,自己想错了重点了。陆北游看向老人恶狠狠道:“为何让一个姑娘家给我换衣服,你去哪了?”

“咳咳咳,那个公子一日不见,身体气机却不同而语。不知公子有何机遇?”

老人转过头打了个哈哈,没有正面回到陆北游的问题。

陆北游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察看自己的身体,发现受伤的地方全都已经完好如初,体内依然感受不到任何灵气。可是自己现在能周围的事物好像更加通彻明朗。

陆北游有种自信,如果现在握在自己手中一把利剑,怕是可以一剑斩杀江湖上的三等高手,大抵就是人们常说的炼武境。

老人看到陆北游发愣,以为是自己不多言了,也不再问。

陆北游回过神看向老人问道:“我回来的时候趴在门口?没有其他东西?”

老人摇了摇头,陆北游也不再问。巨阙没有留在店内,大抵是牧球球有其他的顾虑吧。

老人突然脸红搓搓着手道:“那个,公子可知你家掌柜的是什么修为吗?”

“公子就免了,我不过是这家酒馆的店小二罢了,称呼我为北游就行。至于我家掌柜的什么修为......”

陆北游自己也摇了摇头,老人正准备继续追问。

“看来你伤好了啊!”

牧球球依着门框,看向陆北游。

“嘿嘿嘿,差不多了差不多了。”陆北游看到小萝莉回来了,急忙从床上走了下来。

牧球球瞥了老人一眼开口道:“既然都醒了,怎么还不走?真把我说的话当耳旁风了!”

一股凌冽的剑意从牧球球体内冒出,剑势如龙直刺向老人。

陆北游急忙站在老人身前说道:“打住,是他把我从门口就捡回来的。”

牧球球闻言,挥手驱散了剑意。老人跟老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刚才的那道剑意太吓人了。

陆北游虽说掌握剑意,却也被这一剑吓得不轻,自己跟掌柜的差距真不是一点半点。

“今晚之前,离开这里!最后的期限。”说完,牧球球不再理会那老人,拉着陆北游向后院走去。

老人面色变幻了半天,自己好歹没有受伤以前也是个实打实的高手,但是那个小萝莉发散出来的气机,却有种自己被妖魔盯上的错觉,只要自己敢反抗瞬间就会被扑杀。

又联想到前不久自己亲眼看到的巨阙,难道在这不可成仙的天下,当真出了一位仙人?如果牧球球真的是仙人,那她又会站在哪方势力背后?这怕是会影响到九州现在的格局!

老人越想,越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急忙回到屋子中修书一封送往东周。

老人在走到窗前,看向屋外的雪景轻叹一口气。

北游?总感觉也在那里听过,看来自己是真的上了年纪了,记不得了!记不得了!

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此时的九洲可千万不能乱啊!

与此同时,牧球球扔给了陆北游一把剑开口道:“拿着它给我施展你的剑意看看。”

陆北游挥了挥手手中的利剑,一股气机从剑刃之上发散开来,却不如牧球球那般霸道锋利。

小萝莉点了点头,说道:“看来你已经掌握了最基本的剑意,我的教学效果也还不错。”

陆北游一脸黑线的看向小萝莉,自己一人闯到山寨,快死的时候才自己根据牧球球说的几句话才悟出来的剑意。如果不是自己打不过她,非要把她吊起来抽屁股!

陆北游突然想到被自己杀死的毒寡妇,低下头看了看手中的剑,神色变的渐渐有些低落。

“掌柜的,我成了剑意,杀了那座山寨的头领。可是她不过是个弱女子,她只是为了活下去,她有错吗?你说这世道害人。可为何却没有人站出来解救苍生。难道老天都不长眼的吗?”

牧球球看了眼一脸萎靡的陆北游,抬起头看向天空低声呢喃道:“苍天已经死了啊!”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