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医圣在都市

第8章 你这病不看

不过这点儿上倒是能够看出来,伊依是一个比较勤俭的女孩。

至于另外一个合租室友赵雯雯,据伊依说,她最近出去跟剧组拍戏去了,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

回到房子里,赵一凡看了一下属于自己的卧室。还不错,收拾的十分干净整齐,空气中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晚安。”

伊依和他打了一声招呼,就回到她的卧室了,听到门销转动的声音,赵一凡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虽然伊依千方百计的将自己留下来,但她多多少少的,还是有些不放心。不过这才是正常的。

旋即,赵一凡的心思,就回到了自己身上。

盘膝坐在床上,赵一凡收敛杂念,保持心情古井不波,灵气在体内反复游走不定。

过了片刻,赵一凡睁开眼眸,的确,体内灵气有了极为细微的一丝变化,严格来说,仅仅只是比先前凝练了一丝而已。

但这也让赵一凡很满足了,毕竟,在这之前的三年中,赵一凡一边给师父守墓,一边勤练不缀,但却没有任何变化。

眼下,这一丝变化虽然没有让赵一凡晋升炼气九层,但他相信,这是一个好的开端。

证明自己理解的没错,俗世修行——只有融入俗世,亲身经历这红尘中的悲欢离合,人情冷暖,方才能够在修行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琢磨了片刻后,赵一凡从怀中掏出一块拇指大小的玉牌。

这不是普通的玉牌。

玉,有聚拢和蕴藏灵气的作用,可以用灵气在其内部刻画符咒,来聚拢或蕴藏灵气。

这块玉牌内,赵一凡用灵气在内部刻画了名为“太阴聚灵阵”符咒,可以聚拢空气中游离的月阴之华为己用。这样以来,修炼的速度就能大大加快。

手握着玉牌,赵一凡闭上双眸,全身心投入在修行之中。

安定下来后,赵一凡晚上雷打不动的照常修行,白天则是出门寻找适合的门店,他打算开一间诊所,用以维持生活和修行。

自古以来,修行,就有法财侣地之说,就像是过去所说的,穷习文,富练武一样,没有大量财力的支持,是没有办法修行的。

法,自然就是修行的功法,财,则是金钱。

而修行之人,几乎所有时间都花费在了修行上,哪有闲暇时间去赚钱?所以过去的修行者,大多数都是依附权贵,由他们供应修行所需要的花销,而修行者在适当时,替他们办一些事情作为交换。

赵一凡所在的丹符门,是以医术符咒、堪舆占卜,风水相术为主,在过去,一些资质平凡的弟子,没有修行的天赋,会因质施教传授他们医术、相术等赖以谋生的本领,同时让他们给师门赚钱。

但现在就不行了,赵一凡只能亲力亲为了。

在外面转悠了半个多月,赵一凡才相中了一个地理位置和价格都不错的门店。

不错的是,这是一个中医诊所,开诊所的老中医,后续无人,打算回家养老了,得知赵一凡也是打算开诊所,以八万块钱的价格,半租半送的转让给了他。

赵一凡也没有改动,只是换了一块招牌。生生堂诊所就低调的开业了。

生生堂的名字意味着,养生生之气,医生生之病,也有奇门道教中所说的万物生生而变化无穷焉的含义。

一白天都没有一个病人,到了下午赵一凡打算关门走人时,一个鼻青脸肿,胳膊上混乱缠着白色绷带,走路一瘸一拐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进门后,他鬼鬼祟祟左右打量了一眼,目光才落在了赵一凡身上,“这诊所的医生在哪?”

赵一凡看了这年轻人一眼,没有理他。

“你耳聋啊?”

年轻人见状,登时有些恼了,凶巴巴的喝道:“没听见我问你医生在哪儿吗?”

“我就是医生。”

赵一凡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年轻人勉强压抑住心里的怒火,大马金刀的坐到板凳上,指着胳膊上的绷带,说道:“帮我包扎一下伤口,消消毒,顺便看看这伤口要不要紧……”

赵一凡打断他的说道:“你这病,我这里不看。”

这年轻人眉高眼斜,神色狡黠,赵一凡瞥了他一眼,就知道这人必是偷鸡摸狗之辈,他身上这伤,很有可能是行窃被发现,遭人打伤的。

虽然说医者父母心,但也要分辨好坏,像他这种人,赵一凡是不会搭理的。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