妃你不可

第6章 拉开序幕

绿茶原是按照夫人的吩咐服侍表小姐下去休息的,许是赶路累着了,那孩子一沾枕头就睡着了。她就在一旁侯着。谁知表小姐睡的并不安稳,脸蛋还出现了不正常的潮红。

她忙放下手里头的针线活,上前试了试额头,发现表小姐竟然发起了高烧。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遂赶紧来报。

“什么?”苏氏听说自己的宝贝女儿病了,着急的不行,起身就要前往查看,一旁的林氏轻轻咳嗽两下,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要冷静。

“碧螺,快去请大夫。”看着丫鬟听命去了,林氏才陪着苏氏往暖阁走去。“虽说是在自己家里,可难免还是要控制些,毕竟人多口杂……忍忍吧!”

二人进来的时候,章清婠早已经烧的开始说起胡话。看着床上躺着的小人儿,苏氏控制不住的试了试眼角。“都怪我这个当娘的没本事,才让她糟了如此大的罪……”

林氏上前挽了苏氏的胳膊,抬手安抚的拍了拍她的后背,“妹妹别这么说,这都是命,谁都不想的……”

二人正说着话,就看见碧螺掀开帘子,引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进来,林氏一看来人,赶紧扶着苏氏从床前侧身让开,“季大夫,您快给瞧瞧这孩子”季大夫是永安堂有名的坐诊大夫,平时苏家的主子们有个什么不舒服,都是请他给瞧得。医术在整个延城是数一数二了。

季大夫先是诊了脉,又看了看章清婠的眼睛和嘴巴,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会心火旺盛,郁结于心呢?也许是自己看错了……想到这里,季大夫摇了摇头,“开几副药,先把烧降下来,另外可备些烧酒,给她擦擦身子”

临行前,免不了多嘱咐两句“我观这孩子似是先天不足,更应比旁人多上心些……”碧螺忙上前打帘,随大夫出去抓药去了。

吃过药,章清婠的烧退了下去,出了一身汗,苏氏和林氏亲自动手给她换了纯棉的里衣,这身衣服还是林氏特意安排人做的,当时是比照着同龄孩子的身量赶制的,谁知道……竟是生生长了半截,看着空荡荡的衣服,林氏也不由自主的掉下泪来“你……这国公夫人也特狠心了,这可是嫡亲的孙女,当年怎么就下的去手!”

“她一直看我不顺眼……连累的孩子也跟着我受苦……”说着忍不住拿帕子试了试眼角。

“疼……”两人正说着话,突然被床上的章清婠打断。

章清婠感觉身体好像被一块大石压住一般,浑身都疼,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娘在这呢,别怕……”苏氏紧紧抱住床上的人儿,嘴里不住的低喃,轻声安慰着。

夜里,章清婠的病情又反复了两次,苏氏一直在床榻边亲自照看着,还好,进入了后半夜之后,章清婠不在发热,也没有再说胡话,睡的也比较安稳。众人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下。

苏氏原打算再多陪女儿一天的,奈何第二日一早章琦派来的人便到了,催她抓紧回去。来人还附上书信一封,说明原由,原来,二皇子萧子侑已经发动兵变了!为了她的安全着想,让她赶快回白城。

自从张氏母子掌权以来,为防兵变,加强中央控制,这些年陆续收缴不少人的兵权,这使得很多人心中不满。加之朝廷偃武兴文,对各地武官将领多有怠慢。甚至一度出现克扣粮草和军饷的事情出现,而且愈演愈烈。

章琦原是西北军区的一名从三品将军,后被调往白城任正三品厢军都指挥使,表面升迁,实则明升暗掉,实权被消掉了一半。

萧子侑就是钻了这个空子。

遂为了自家媳妇的安全,同时防止有心人利用自家媳妇威胁自己,所以还是尽快接到自己身边的好。

此时,远在朔州军营内的萧子侑正坐在帐内案前的一把太师椅上看着书,穿上一身铠甲军装的他,与往日慵懒的模样大相径庭,一头乌黑的头发全都被一根玉簪固定在头上,手里捧着本不知名的书,修长匀称的指节,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书上的纸张,丰神俊秀的姿态,犹如神邸。

如果被章清婠看见这一幕,必定又要感叹一句,造孽啊!

虽然手里拿着书,可萧子侑并没有完全看进去多少,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以后随着战况的进行,各地埋下的棋子,似乎也是时候启用了。

“公子,程安来信”程平恭敬的将信呈上。

萧子侑并未接信,依旧摩挲着手里的纸张,好像那是个他新得的宝贝一样,只是随意的说了句,“……说”

“程安信上说,雲州寰州等地均以拿下,只不过……”程平微微抬眼看了座上之人的的神色,欲言又止。

“只不过什么?”萧子侑似乎终于看够了他的书,随意的把它扔到了前面的案几上,转头正视程平。

“只不过,之前早已说好的雲州守将严林峰却突然反水,我军被阻城外,已经两天有余,再这样持续下去,恐有损我军士气……”兵贵神速,公子原本的计划就是打敌人个错手不及,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京里肯定有所准备了。

“……哦?”

程平知道,每当公子这么漫不经心的问上一声的时候,那就是要发怒的前兆了,所以他赶紧再次把头低下,“属下接到线报,前段时间朝廷派人突然到了雲州城,不知是否与此事有关?”

听见程平的汇报,萧子侑危险的眯了眯眼,薄唇轻启,“拿了我的钱,却不想替我办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不知属下……”

“哼,我看他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不用跟他磨,吩咐下去,直接解决了,顺道让他把吃进去的双倍被给我吐出来!”

“是!”程平答应一声,转身飞快的消失在门口处。

看见程平出去,萧子侑又继续歪倒在榻上,悠哉的看起他的书来,没人知道他在江湖上的地位,想要杀死一个像严林峰那样的人,简直易如反掌。这都要感谢张氏那对母子,当年要不是他们的步步紧逼,自己也不会出宫,就不会遇见那个糟老头子……然也,命也。

然而,事情却并不像萧子侑想的那么容易,他认为的蝼蚁,这回却成功从他的追杀当中逃脱了……

自古燕云十六州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他萧子侑轻松就拿下四州,而且都是易守难攻的兵家要地,朝中之人怎能不慌,在张太后授意之下,皇帝萧子健连发三道圣旨,迅速调集各路军队前往西路,阻截萧子侑。当朝宰相刘毓刘大人,更是直接派亲信前往其他各地与其将领进行密谈,威逼利诱,高官厚禄,无所不用其极。

一场大战,即将拉开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