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吧!女皇大人!

第6章 好感度与仇恨

我侧目看去,正在篮球场练球的林羽,居然一步步地向我走了过来。我望着掉在地上的篮球愣了一下,难道刚才就是他出手的吗?

可是不可能啊,家教极严的林同学从来不在学校惹事的,即使是他一贯看不顺眼的高峰,或许在他的眼里,我们只是隔绝在他世界外的一道风景,不管好的坏的,他都无心在意。

在初中两年,他甚至没正眼看过我一眼。这一次突然为我出头,实在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他神态轻慢地走到了高峰面前,足足比他高了一个半头,在林羽近前、高峰就像一个染着黄毛的天线宝宝一样可笑。但就算是宝宝,也有三分狠气:“怎么?你要罩着她?”

高峰一面揉着自己“奶子疼”的胸口,一面仰着头对林羽怒目而视。

林羽就像低头看着向自己呲牙咧嘴的柯基似的,轻笑了一声:“我可不是针对你,只是这位同学怎么说也是国外来的交换生,你这么做,始终不太好。”

“呵,你还真信老黄说的‘得罪她,就是历史’的罪人了?你也是不打听打听,我是谁罩的!游戏城乌龟你知道么,那是和我50个币打穿拳皇97的交情!不想找打,就赶紧给我滚开!”

高峰看敌我海拔差距,力敌肯定是不成,只能搬出社会青年的终极智慧来:“我-要-摇-人。”

谁知林羽却根本不吃这套:“你认识谁我不管,总之欺负新同学就不行。”

“你要打架,找我。”

说完,就一把拉住我的手,不管不顾地走了出去。那凌厉的眼神,真是帅的我腿都合不拢了。

正当我想要道谢的时候,大脑中忽然像被撕裂了一般,“嗡!”地一声:“宿主【小萌】变身时限还剩最后5分钟,请尽快完成任务!”

这时,我的每一寸神经就像被虫蚁不断的噬咬,全身的肌肤紧缩了起来。

林羽看我的脸色不对,就问我:“怎么了,是不是被他吓着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他话音刚落,停在校门口的一辆黑色保时捷,就走下来了一位中年人,神色严谨地望向林羽:“少爷?”

林羽凝视着我,皱了下眉头,随即向他摆了下手。

“没……”从我的喉头刚想说出“没事”的时候,遽然之间,喉管中就像卡住了一把利刃般,生生地将想要说的话混合着鲜甜的血液凝噎了下去。

我脖子上的肌肉、血管一时间抨张了开来,就像被人用手死死地扼住了一般,我捂着嘴、剧烈地咳嗽了两声,再回神一看,白皙的手掌中竟然全是殷红的鲜血!

“你怎么了?”林羽不解地问我。

我浑身战栗地望着手上深的发黑的血痰,“啊”地一声逃开了,从来只是在网上叫嚣“撸出血”、“撸出血”的我,今天竟然会真的在手上见红!

我现在,只想快点跑回家,或许只要睡一觉,明天起床,我就还是那个三百斤的脑残肥宅……

可是我越往前跑,脚步就变得愈来愈沉重起来。那股钻心的痛楚植往我神级的深处,脖颈上崩裂开来的青筋像蜘蛛网般,蔓延上我的脸颊,我痛苦在小巷里,缩成了一团……

“时间已到!宿主因没完成【系统任务】而遭受变身【裂口女】,为期三天的处罚。”

“在处罚期间,宿主的【人气值】转化成【仇恨值】X10倍!”

“请宿主在惩罚期间努力存活……”

当我的耳前响起这些话时,我脸庞的肌肤忽然像被无形的铁索,朝两边剧烈地拉扯一般,嘴角的皮肤一寸一寸的撕裂开来,“嘎”的一声,我的上下颚如同被人硬生生地掰碎了一般。

只是一瞬,我的下巴整个掉到了汇成血泊的地上,只有一条鲜红的舌头从我撕裂的口中无力的垂吊了下来,我颤抖着手,去拿出手机……

看见我的手像急速衰老一般,粗糙、苍老地如同树皮,指甲犹如三尺利刃般,连动作都变得不利索了。

我打开前置摄像头,看向自己时,我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叫声,狠狠地将手机扔在了地上……

“她是谁?”我看到的那张脸如同被人用手活生生地扯开了一般,鲜血淋漓,眼睛因过度的疼痛,血液充满了眼球,皮肤枯萎的像地藻、泥土般,又老又硬。

就连脊椎,也在转换的过程被拉长了一截,整个身子都躬了起来。

恶魔,完全就是恶魔!!!

我害怕的全身战栗了起来,就在这时,狭窄的巷口缓缓地走近了一名短发少女,她的黑衣夹克包裹着绣着卡通图案的白色衬衣,潇洒十足的哥特风骷髅皮带系在紧身皮裤上,修长的双腿悠闲地散步了过来……

当我眼望着她时,她稚嫩的脸上竟没有丝毫恐惧,漫不经心地嚼着嘴中的口香糖,香腮像时而苞开的桃花般、微微鼓动着。

我的嗅觉出奇的灵敏了起来,我闻着她从雪白的玉颈中隐隐透露地那股清淡的体香,混合着颈动脉涌动着的鲜甜血液,一缕缕钻入我贪婪如老鼠般耸-动的鼻翼里。

“我想……”

“我想……喝她的血。”

“喝她的血!!!”

我作为人的理智此时已经完全失陷,像怪物般的恐怖叫声不断盘旋在我脑海里,随着她的走近,我浑身的细胞都在兴奋的颤动……

我手上如同利刃般的爪子蓦地并合了起来,只要她在向我走一步,我就……我就要……我就要杀了她!!杀了她!!!

就在她若无其事的走到我身旁时,我的肌肉似被上了链的发条,一寸寸缩紧,犹疑顾虑着到底要不要动手……

“要不要动手?!要不要杀人??”

“要不要?!!!”

“反正像她这样四处游荡、非主流打扮的女孩,就算杀了,也不会有负罪感吧……”我仅存的人类意识给予了我答案。

随后,我五指的爪刃“铮”地一声闭合了起来,正要发作向她脖子斩去时,在她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她突然伸过了脖子来、歪着头问我:“你是妖怪对吧?”

这句没头没脑的诘问彻底把我问住了,我长的都TM跟史莱克一个档次了,她还看不出来,不管了!!管她是呆萌、还是真傻,先解决了再说!

我猛地一挥臂,向她的半身截去,速度迅捷的惊人,那刀子般的锋利指爪,真如磨利的剪刀一般,这细皮嫩肉的小非主流,吃上我这一刀,只怕得肚肠横流!

正当我以为得手时,那少女灵动的娇小身躯,居然一个纵跳,轻松的避开了去,我尖刀似的爪子在小巷的墙壁上留下了几道刺目的刮痕!

她在躲开了这致命一击后,竟没有半分后怕,口里嘟囔了一句:“果然没错!”

唰的一声!从后背的腰带里抽出了一把黑色的断刃。看起来就像断裂的日本太刀,通体魆黑,仿佛一条急于吞噬生命的恶龙,蓦地里向我的脖颈猛捅了过来,还好我变身怪物后,应变急速,反手罩住了自己的致命处,“噗嗤”一声,看似平钝的刀锋,一下刺穿了我坚硬如铁的臂膀!

我“啊”的吃痛了一声,换手反击,她却像已经预料到般,倒退躲开,口中催念着神秘的咒语:“南无妙法莲华经—大威德自在如来,破邪三昧!”

就在她话音刚落,我染上猩红的双眼仿佛看到了她身后,出现了一尊巨大的怒目金刚,手持法器、峥嵘可怖地望着我,那火焰般地眼神直透进了我的灵魂,瞬间就把我震慑住了,像是心被蓦地紧锁住似的,先前自如的肉体,一分一毫也动弹不得。

“诛-邪!”那少女快步地走到了我的近前,单手执刀,形同熟稔的刽子手,将我浑身的每一块肌肉、砍得遍体鳞伤,到最后,我已经感觉不到痛苦,而是讶异,为什么,眼前的这个少女,竟然能把老子像廉价猪肉一般千刀万剐?

而且,我一滴血都没流……

不,并不是没流,而是那黑色断刃每划开我一道伤口,身体中紫褐色的血液就仿佛融入了断刀里,被刀刃吸食殆尽。她贪婪地将我横剥竖剐、将我体内的血液全部榨干,只留下一具干枯的躯体,半死不活地被金色的梵文符字固定在空中。

“喂,我问你,妖怪,你认识这个人么,或则说,你有同行知道他么?”少女在疯狂的蹂躏完我后,像没事人似的拿出一张黑白照片让我辨认,照片上是一个只留下背影的男人……

在极度的痛苦中,我已恢复的人性,夹杂着怪物一般的嗓音:“要问,你找百度识图去。”

“哦。”少女淡漠的目光中,掠过了一丝不悦,随后,她就像随手处理一件废物一般,若无其事地将断刃刺入了我的喉咙里……

终于解脱了,在我逐渐黯淡下来的视野中,我清楚的看到了少女的嘴角上残留着一点紫菜的残渣……

好在意……

却不能告诉她……

“【存档点1】激活,回到变身【小萌】状态,消除所有仇恨值……”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