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不是灰姑娘

第2章

施谨琛做题向来速度快、准确率高。离考试结束还有20分钟的时候,他就做完卷子了。

他将卷子认真检查一遍之后,离交卷只有10分钟了,但他硬是拖到考场快没人的时候才交卷。

走出考场,正好看见江雪檐从考场走出来,见四下没人,她咧嘴一笑:“好难啊,我觉得自己考糊了。”

“要是你觉得难,别人也会觉得难。”施谨琛跟江雪檐并排走回了三楼自己的班级。

江雪檐觉得有些奇怪,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按照往常的规律,施谨琛会去食堂吃饭,吃完饭回校领导给他安排的宿舍里休息,那间宿舍就在行政楼的四楼,那层楼静悄悄的,没人会打扰到他,等到快上课的时候他才进班。

看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饭盒,江雪檐有些惊讶:“你不是在食堂吃饭吗?怎么也开始带饭了?”

“哦,阿姨觉得学校伙食不好,特意给我做的。”施谨琛的脸有些发烫,为了不引起江雪檐的怀疑,他甚至明知故问:“要是能热一热就好了。”

“我一般都在警卫室吃饭,保安大叔有个微波炉,要不你跟我一起去?”江雪檐弯腰把自己的饭盒拿出来。

学校食堂的饭价格还是有些贵,江雪檐一般都是从家里带饭,每天等教室里没人之后,她才拿着饭盒去警卫室吃饭。

一开始施谨琛跟他这个同桌不熟,也就没注意这些,后来熟悉了,他发现从没在食堂见过她,她不住校,中午也不回家,会去哪儿呢?

直到前几天,行政楼装修,吵得他休息不好,早进教室半个小时,正撞见江雪檐拿着空饭盒回教室,秘密由此揭开。

趁着周末下午回家的时候,他跟阿姨说,以后每天给他送饭,反正他家到学校只有几站的距离,阿姨欣然答应了。

他们端着饭盒往警卫室走,走出没多远,就遇见了温酒和颜蜜,江雪檐立刻跟施谨琛分开了一段距离,温酒大嘴巴,最喜欢颠三倒四地说闲话,江雪檐不想惹麻烦。

但颜蜜却巴不得把天捅个大窟窿,早上的大仇还没报,她冲过来拦住施谨琛的路,大声质问:“施谨琛,你什么意思?”

江雪檐原本打算直接走过去,可毕竟是同桌,她还是想帮帮他,只好停在一边,担心地看着施谨琛。

施谨琛懒得计较这种胡搅蛮缠,步子不停,打算径直从颜蜜身旁走过去,却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被颜蜜死死拉住,她一手拿着半瓶饮料,一手死死扯住施谨琛的校服:“你今天不道歉就别想走。”

施谨琛把饭盒递给跟上来的江雪檐,一手把自己衣服从颜蜜手中拽出来:“我为什么要道歉?因为你的笔掉在地上我没捡?你自己有手有脚为什么要我来捡?因为我把你的笔踩废了?你不是也毁了我一张答题卡吗?我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请你把路让开。”

颜蜜原本就不占理,此刻被他这么一说,更是满脸羞愤,一双大眼睛死死瞪着施谨琛,眼看他要走远了,她气得把手上那个饮料瓶扔了出去。

“砰”一声正砸中了江雪檐的后脑勺,那个瓶子本来就有半瓶水,再加上盖子拧得紧,被颜蜜大力扔出,江雪檐疼得直冒泪花。

比她快了一步的施谨琛听见声音赶忙转身查看,看见伤口没有出血,他总算松了一口气,从她手里拿过两个饭盒,要带她去校医室。

颜蜜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她伸手想要扒开江雪檐的头发看看伤势,却被施谨琛挡开了:“你是哪个班的?你叫什么名字?

“文尖班,颜蜜。”施谨琛的眼神幽深可怕,眼底是压抑不住的怒气,就像即将燎原的野火,颜蜜觉得凉意从脚底爬上了心头,连说话都不敢大声了。

“我同桌要是有什么事,我会亲自报警。你这是故意伤害,警察会拘留你。”施谨琛居高临下,完全无视她的恐惧。

“故意伤害也要视情况而定,我妹怎么伤害你了?”一道温和的男声插了进来,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特警,他个子很高,眉毛又黑又密,鼻梁高挺,眉宇间充满了威严之气。

颜蜜没想到警察这么快就到了,她吓得腿都软了,再加上过度紧张引起了头晕,几乎就要站不稳,男子立刻伸手扶住她:“没事吧?”

施谨琛一见颜蜜的后援来了,也懒得废话:“自己问她。”

“我刚才扔饮料瓶......不小心,砸到她了。”颜蜜看见哥哥,就觉得没什么好还害怕了,从小到大,没什么事情是哥哥搞不定的。

“你呀,回头再收拾你。”颜融温和地“斥责”了颜蜜一句,不过在施谨琛听来,等于没说。

“不好意思,我刚刚不了解情况,既然是我妹有错在先,那我替她给你们道歉,要不这样吧,我就在这附近上班,今天不如我请大家吃饭?算是赔个不是。”颜融知道,道歉和承担责任是弥补错误最有效的方法。

感觉疼痛已经消失了,江雪檐也不想再继续浪费时间,下午还要考两门呢,见施谨琛没说话,她只得硬着头皮对眼前高大英俊的警察叔叔说:“我真的没什么事,那个,我们下午还要考试,跟你出去吃饭恐怕来不及,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先走了。”

之前颜融没有注意到这个女孩,现在乍一听她说话,他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正从心头升腾起来,眼前这个瘦得锁骨像两根树枝的女孩子,像是某个他认识很久的人,感觉有个名字正从他脑海中呼之欲出。

“江雪檐,你没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温酒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她微皱着眉头拉着颜蜜就要走。

颜融听见江雪檐的名字,忽然想起了四个字“白家小檐”,他那个写得一手瘦金体,住在高级别墅中,学习过五年声乐,翻唱邓丽君能以假乱真的笔友。

但面前这个眼神清澈、笑起来露出两颗小虎牙的姑娘,显然不会是她,“白家小檐”是有钱人家的女孩子,单纯善良,与世无争,不会跟自己亲妹妹发生矛盾的。

“我叫颜融,这个是我的电话,如果有任何事情,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颜融递出自己的便民联系卡,最近他在调查一起校园霸凌案,为了方便走访取证,上头将他安排在学校附近的便民警务站,以特警的身份做掩护,了解关于案件的情况。

听见颜融的名字,江雪檐也想起了那个叫“孔融不让梨”的笔友,他说自己从来不让梨,因为他们家除了他,没人吃梨,他也有个妹妹。每次提起她,他都会格外开心,字里行间都是宠溺。

一瞬间,她对颜蜜仅有的那点怒气也消失了,她伸手借过那张名片,冲颜融挥了挥手手,拽上施谨琛就走。

“你真的没事吗?”两人走出好远,施谨琛仍然不放心。

“没事,其实我觉得,人忍受的疼痛越多,能忍受的疼痛就就越多。”

“听不懂,说人话。”

“你以后别惹那种母老虎行不行?”

“你吃醋了?”

“我宁愿吃屎。”

“......”

天气很好,施谨琛忽然有些郁闷,同桌奔放起来,有点让人吃不消。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