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扇孤阙歌

第2章 吾之骨成她一扇(二)

牧画扇!你是跪下一人死!还是站着十万人陪你死!

景儿的声音,褪去了那时脆生生的声音,露出最尖锐最霸烈的尾音,似一只毒蝎忽扬起了蝎尾铮意的光。

风更大了。

吹的牧画扇摇摇欲坠的身影,犹如一朵枯死的杜鹃。

霆华扇落在地上,扇坠碎了。

她慢慢弯下了身体——从未弯折过的脊背,从未屈膝过的双腿,麻木到僵硬。

四周忽然一片死寂。

随即,传来的是景儿歇斯底里的笑声。

“来人,把她押下城去带到三街口,让城里的人都去看着他们的扇尊的脊骨是如何一块一块被挖出来的!告诉他们,想要活下去,就给我好好看着!如果有人敢忤逆我的要求,我会屠城;想要求情,我会屠城;想要造反救她,我也会屠城!”

景儿下马,被人搀扶着一步步走到跪着的墓幺幺面前。她弯下腰,冲墓幺幺笑的美艳不可方物:“你知道吗?我最喜欢你的霆华扇了。可惜啊可惜,我现在不想要了。”她用脚狠狠地踩上了霆华扇上,片片雷光如碎翅,坠露飞萤,颤惊惊地映着公主丹唇虹裳,步步玳宝。

“因为啊,我现在想用你扇尊的骨,再做一把扇子。想来,必定是很美的。”

刑架之上,牧画扇的鲜血染红了被风吹开的裙角,好似离群的孤雁垂落着受伤的翅膀,不停地空唤着,哀鸣着。

“为什么?”

或许千回百转,或许柔肠寸断,或许是前尘旧愿——于此时将死,她并不愿去想这之间绕了多少阴谋和诡策,也不想给自己在争些什么,许是认命,许是不甘。她只想问一句她的兮风——为什么。

兮风站在她的面前,温柔地拭开她额前的乱发。“这数百年间,有太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我毕竟还不是神,哪有那么多答案给他们。不过,今天,我可以告诉你。“

风骤然柔了,他贴近她的耳侧,好听的嗓音软软绵绵的裹挟着丝丝声响穿过她的耳边,那是归雁城巷陌里穿过的情语旖旎,还是谁家窗前风铃叮咚?声声慢慢,恍恍惚惚。见她将军忽地侧脸,晨星破夜,最亮的那颗星,开在了他唇畔,竟轻落于她额上,缱绻旖旎,如云穿过了风海,蝴蝶翩跹于蔷薇,蜻蜓点翼在水边。

“牧画扇,你没有想过,我将你养大,只是想十八年之后可以亲眼看着你痛苦的死吗?”

这是牧画扇短暂的人生里,能记起的,这个男人最后施舍予她的温柔,也是最歹毒不见血的一刀。

牧画扇此时耳里并听不见其他了,只比刚从悬崖峭壁摔去三魂六魄,嗡嗡鸣鸣地一遍遍响着男人的话。她想,她定是痛的痴了,痛的傻了,才能在兮风眼里看见一片彻骨的恨意。

原你兮风,居我身边十八年,只为我死。可如你要我去死,为何,十八年之间那么多机会,你不杀了我?最易之事,从起初我要饿死于乱葬岗时,你权当未曾看见不就一了百了?千转百转,你只是为了要我死,其实,只要说一句:牧画扇,我希望你死。

十八年了。

从初见至今,整整十八年时光。她曾匍于他脚下,心甘情愿的跪拜,视他如神。而直至今日刀剑相向的此时,她才发现,这时光吝啬残忍,唯一留给她的美梦,叫贪恋。她曾妄图用毕生温暖去暖醒他的心,可是,直到今天看见他眼里彻骨的恨,她才知晓——暖醒的蛇,是会咬死人的。

他们之间,本就隔着生离死别,隔着神与人,隔着恨,隔着心。

那不是她的神。

十八年前,在她牧画扇面前的,就是一座无人可住的华美冰城。

心里的仓惶和不知所措,竟于此时忽奔成一片空白的荒原。她木然看着他,好像一生的表情全死在了兮风那句话里。“我不知你为何要如此恨我。可是既然是你兮风,那么你的恨,定是原因的吧。”她的声音,很轻很轻,轻的好像是奄奄一息之人最后一口呼吸。“十八年前,你救了我。十八年后,你要杀了我。我命起于你,止于你,也算圆满了。”

“你曾问我,这世人缘何而悲。”兮风的声音飘散开来,抬手拿刀的姿势,美的像是地狱里盛开的紫苏花。“今日,你会明了。”

他,动了手。“我一直很好奇,扇尊你可曾为自己流过一滴眼泪。会很痛的,莫要哭的太难看。”

第一刀是划开了她的衣。

第二刀割开了她脊背。

第三刀,刀入皮肉。

第四刀,刀碰第一块脊骨。

第五刀,刀尖剜入骨缝,上扬。

第六刀,骨筋撕裂,髓断之痛。

第七刀,浆液泵流。

第八刀,刀尖更深,承载了那人的恶意,如钻一样钻入她最痛的神经。

第九刀,他剜出了她第一块骨,在她已赤血的眼瞳里晃荡着:你看,你的脊梁并不如传说所言那么坚不可摧。

…………

整整七十八刀。

痛吗?痛。这般痛,是一把钝锈的铁勺慢慢挖着心,是一把朽坏的铁锯慢慢锯着魂。所以鲜血蒙了眼,苦淹了五感。

但,她牧画扇,忍了下来。不但忍了下来,她还可以慢慢数着,到底是多少刀。年少时听闻有位大英雄刮骨疗伤,谈笑自若。如今,她也想问问刑架之下的人们,她垂死之时的模样,可如她毕生所愿,有着一个英雄的轮廓。

那些人里,有她的朋友,有她的熟人,也有她一面之缘的人,也有陌生人。那是她一命换来的十万条人命,是她一人愿战万马千军的意志,是她敢提扇敌一国的勇气,是她愿意跪着死去也不要十万人陪葬的选择。她曾以为,她站在那座高高的城门前,就可一人当关,万夫莫开。身后那座城,曾是加冕于她身最坚韧的铠甲,亦曾是她心上最柔软的弱点。

然她牧画扇想尽天下之事,看破天机,也无法参破,这般天意给她一个最可笑的结尾:

不知是谁,哭喊了出来:“扇尊!对不起,可是我家阿宝还小!他不能死啊!”

这声哭喊撕破了人群死一般的平静,也撕毁了这世界施舍给牧画扇的最后温存。

“扇尊,我知道是你保护了我们,可是,可是我们还不想死~对不起!”

“扇尊,求您好人做到底,不要拖累我们!求求您了!”

“将军!快杀了这个女人!她是阳煞!她就是,我能证明!”

“快杀了她,放了我们吧!我们是无辜的!”

“都是你这个妖女!如果不是你,隆国怎么能打进来!”

“都是你害的!我的儿子死了!都是因为你!!!什么扇尊,什么大英雄,去死吧!!!”

去死吧!牧画扇!

四周繁冗而纷乱似一场大戏——年少时曾拽过一个人的衣角,哭着喊着要偷偷溜出去看年关大戏,可是真看完了戏去,她却只记得那少年嘴角的糖葫芦渣亮闪闪的像天上的星子。然而星子九天之上跌落凡尘变成污泥,她的回忆戛然而止被撕开道道血痕,剥皮剜骨一层层被揭露,直到最底,最里,她才忆起第一次见面,有个比她高出好多的清秀少年,将她从坟里刨出来,笑眯眯地说:“哇,你好像条野狗。”

对啊。

你看那个人,她好像条野狗。

好像是一条,在街角偷吃了一块点心,被众人痛打到无路可退的落水狗。

牧画扇终于哭了。

“扇子,你看这座城,这是我们的城。无论何时,这里,这个有我有景儿的地方,是你的家。所以,如果可能,请好好保护我们的家。”那是谁的手,轻轻的抚着她的额头,告诉痛哭的她,这里,这个叫归雁城的地方,是她的家。

怀瑾,你曾告诉我,每年秋分,会有一群一群的孤雁来到这座城,他们或是受伤,或是离群,归雁城因此得名。那么,怀瑾,你告诉我,你不要我了,景儿也不要我了,兮风也不要我了,这座城也不要我了,我又该回去哪里?

“哈哈哈哈哈哈!“牧画扇仰面大笑。

世人缘何可悲?

她终是懂了。她懂了世人,也生平第一次懂了自己。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牧画扇看见城墙上高高在上的将军模糊间幻成了一个青衣少年。他迎着白光走在最前面,黑发如墨,身形孱弱,笑容灼灼如三春暖旭,而肩上似扛着万鼎千淦,每一步,都走的如此艰辛。她追在她的身后,跌跌撞撞。在他宁静渺远的萧声里,她使劲奔跑着,好像用尽了所有的生命力去追赶。而视线终于模糊,他的身影缓缓在她的眼前拔高,直到成为一座她此生再也无法攀登的悬崖绝壁。

她听见兮风在旧忆深处的情意款款:画扇,我等你。

仓惶之间,十八年时光好像只是眨了眨眼,那个叫做画扇的过往,已入黄泉。

何事兮风悲画扇。

可笑的是,景儿并没有履行他的承诺。一夜之间,世上再无归雁城,也再无旻国。哀嚎的冤魂们,宛如冗余而蹩脚的脚注,在历史的车轮前,留不下一丝烟尘。

“雁归来,雁归来,又是一年好时节,春苋如新人如故。雁归来,雁归来,又是一年思乡切,秋雨如脂人如故。雁归来,雁归来,又是一年雁归来,十万枯骨满归途,故人何处?”

至此,世上再无归雁城,离家的孤雁,离分的一往情深,皆不知所起,亦再无归途。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