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阙凤华

第2章 凌辱

“哎呀,好疼。”

五年前,高重华和宇文世寻在花园中追逐着玩,高重华不小心扑倒了,手指有轻微的擦伤。

宇文世寻心疼地握着她的手指,张口含住,等血止住了,又跑去找来药膏,“母妃总是被人欺负,免不了受些小伤,这是她唯一的药膏,重华妹妹,我给你涂上。”

这是对他最重要的东西了,剩得不多,可是却往她手指上涂了不少,他澄亮的眸子带着愧疚,“重华,是世寻哥哥不好,以后我再也不要让你受一点伤,我会保护好你。”

可是现在呢?他却亲手伤害了她,那样冷酷无情,仿佛变了一个人。

男子黑沉的眸子逼近,带着滔天的愤怒,“高重华,我要你偿命!”

高重华猛地睁开眼睛,心口起伏着,不断喘气,她遍布淤青,红肿异常的手指也在颤抖着,不知是疼还是激动。

“公主,你总算醒了,你被梦魇住,总是叫着皇上的名字。”一个小丫头守在床边,一脸担忧。

高重华认出是在北齐时的贴身婢女云瑶,北齐亡国,旧臣和皇室成员不愿意归顺的,通通处斩,她以为云瑶被宇文世寻一并处死了,没想到他会留着她的性命。

“云瑶,你还在啊,那就好。”高重华抱着云瑶,眼眶微微湿润,“我现在已经不是公主了,以后少不得你吃亏,是我对不起你。”

她们住的地方是一处破旧的宫殿,四壁空空,只有简陋的床和椅子,上方结了蜘蛛网,怎么看都像冷宫。

“公主,云瑶要永远跟着你,云瑶什么都不在乎。”云瑶话音才落,一个修美挺拔的身影就闯了进来。

冷峻的容颜,黑沉的眸子,情绪说不出的复杂,气势让人不寒而栗。

云瑶赶紧跪下,“公主对皇上一往情深,还请皇上宽待公主吧!”

“滚出去。”宇文世寻冷冷扔下一句话。

云瑶只好出去了,宇文世寻清冷慑人的目光落在高重华身上,嘴角浮起一丝诡谲,“重华,朕没有想到,你这样倔,朕倒还想试试,你的骨头有多硬。”

她在朝堂上的表现,让他受挫,这口气,他一定要出。

他曾爱她的倔,可是她竟然清高到见死不救,他越想越恨。

高重华还以为昨日的事情只是一场梦,等她醒来,世寻哥哥还会像从前那样对她言笑晏晏,眉眼间都是柔情,可是此刻看着宇文世寻,她知道终究是自己多想了。

一场大战,天下变了人间,北齐雕栏玉砌葬于大火,旧臣百姓遭到屠杀,他和她,也一个是天,一个是地,她一个亡国公主,还想跟他要什么情意?

可笑,真是可笑。

她垂着眼皮,嘴角微微勾起,低声说,“重华曾与世寻哥哥说,重华的骨头,是烈火也烧不毁的,只是父皇母后以死殉国,重华贪慕世寻哥哥旧日情,没有随父皇母后去,如今重华骨头低贱,不值一提,皇上要如何践踏,都是可以的。”

“呵,你后悔没有和其它人一起去死,你死了,朕母亲的死,由何人偿还?”宇文世寻一怒,撕扯下高重华的衣裳,冷笑,“还是说,你厌恶了朕的这张脸,巴不得早早去死?”

裂帛声响,破碎的云裳被扔到了地上,那一副酮体美好有致,可他从来没有碰过,宇文世寻眸底燃起一抹灼热,欺身压了上去,“高重华,很快,你就知道什么叫做痛。”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