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极品杀手老婆

第6章 吴雪涵怀孕了

出门之后,刘芒和田诗诗并肩而行,田诗诗依旧是冷着一张脸,而刘芒觉得田诗诗气场太大,自己似乎有点Hold不住的感觉,不知不觉间,速度就慢了半拍,远远看去,倒像是个小跟班一样。

当然,刘芒的脸皮既然能做十万人的口粮,自然不会觉得有任何的尴尬,走了一会儿之后,也渐渐适应了田诗诗的气场,不禁开始尝试着和田诗诗搭话。

“诗诗,你有男盆友了没?”

“诗诗,你觉得我怎么样?虽然帅的有些低调,但是不是很有人格魅力?”

“诗诗……”

听着刘芒咄咄不休的声音,田诗诗的拳头不由得越握越紧,终于,在刘芒又一次叫唤“诗诗”的时候,拳头终于凑到了刘芒的面前,恐吓着说道:“你要是再敢叫我诗诗,信不信我让你躺着进医院。”

冰冷的一句话立时就让刘芒闭上了嘴巴,看着对方识相的样子,田诗诗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前进。

“老天,这是暴力女神吗?”刘芒轻轻地叹了口气,“卿本佳人,可为什么要如此野蛮呢?”

幸好田诗诗并没有听到这句话,不然的话,估计刘芒说不定还真的要躺着进医院了。

一路走来,颜值爆表的田诗诗自然吸引了不少眼球,不过当路人的目光落到刘芒脸上的时候,一声声怨恨的叹息就此起彼伏了。

“唉,一朵鲜花又插到牛粪上了。”

“卧槽,这小子掉狗屎堆里了吧。”

听到路人隐隐传来的奚落,刘芒的嘴角不禁有些微微抽搐起来,都什么人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哥这么帅,难道你们都眼瞎么?

只不过当刘芒的目光落到身边田诗诗的脸蛋上时,又理解的点了点头:“看来他们没有说谎,不过要真能采到这样的鲜花,当牛粪其实也挺不错。”

两人到达医院的时候,医院里的人挺多的,田诗诗帮刘芒挂完号后,就陪着他坐在一旁等待起来。

“人真多啊,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刘芒郁闷的说道,急性子的他又如何忍受得了这漫长的等待煎熬?

“你还有事吗?”田诗诗的目光落在刘芒的脸上,刘芒赶忙摇了摇头。

“没事就别瞎嚷嚷,我都没抱怨,不知道你抱怨什么。”田诗诗一句话就让刘芒彻底哑口无声了。

听了田诗诗的话,刘芒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陪伴的大美女都没说什么,自己干嘛这么火急火燎?一想到这里,刘芒顿时就平静了下来,开始有一句没一句的和田诗诗套近乎。

闲聊中,刘芒的眼睛也从没停下过,不时的瞄着从身前走过的人群,忽然,他的眼神在一个背影上停了下来,眼里明显有着几分疑惑。

既然遇到了熟人,刘芒觉得自己有必要过去打声招呼,尤其是上次的误会还没说清楚,这次必须得给自己澄清一下,一想到这里,刘芒赶紧站起了身子,朝着那熟悉背影走了过去。

看着刘芒忽然起身,田诗诗的脸上不由有些疑惑起来,这家伙才刚到羊城,难不成还有什么朋友不成?不过也并没有跟上去,依旧满不在乎的坐在原地。

只不过,让田诗诗想不到的是,刘芒去的方向明显是一个女人,虽然只是个背影,但依旧可以判断出女人应该很不错,一想到这里,又不禁轻轻的暗啐了一口,心里也暗骂道: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吴雪涵正在排队,她要帮朋友拿一下验孕报告,最近自己闺蜜大姨妈已经迟到好久了,今天硬被对方拉来陪她做检查,想要确认一下。

刚才闺蜜的男朋友也来了,应该是去私下商量对策去了,拿验孕报告的事自然就落到了吴雪涵身上。

吴雪涵虽然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追她的男人也早已突破加强连了,可她依旧固执的单着,认为至少得在毕业之后才找男朋友。

先前闺蜜求着自己给她拿验孕报告时,吴雪涵心里本是非常纠结的,自己还不知道初恋是啥滋味,怎么能拿这东西,万一被熟人碰到,又该怎么解释?

最后抵不过闺蜜的苦苦哀求,吴雪涵才脸色绯红的答应了下来,默默的站在等候的人群中,吴雪涵目光躲闪的时不时看一下周围,她可不想被人认出来。

终于,化验室传来了闺蜜的名字,吴雪涵赶紧走上去拿起了化验单,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还是没有碰到熟人,吴雪涵也松了口气,可才刚准备看一下化验结果,却感到有人拍了拍自己肩膀。

吴雪涵立时脸色一白,暗骂怕什么还真来什么,可还没来得及收起手中的化验单,一个略显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你怀孕了?”

声音不仅透着浓浓的好奇,而且还非常大,吴雪涵一听就知道完了,当即面色羞红的回头一看,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王八蛋竟敢这样玷污自己名声。

只不过令吴雪涵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脑袋才刚转过去,嘴巴似乎就碰到了什么东西,更令吴雪涵气恼的是,似乎有什么东西竟然还在自己的嘴唇上舔了舔。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立时在大厅中响起,吴雪涵强忍着泪水大骂道:“你这个混蛋!”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自己凑上来的,哥好歹也是个有原则的人,又怎么会这么随便?”刘芒满脸委屈的说道。

“就算是我自己凑上来的,可你为什么还要伸舌头。”看对方还想狡辩,吴雪涵立时就仿佛疯了一般,挥动着拳头向对方砸去。

眼前这无耻的男人吴雪涵自然没有忘,昨天在公交车上就已经占了自己便宜,可今天竟然又来了,更关键的是他刚才还伸了舌头,这可是自己珍藏十八年的初吻,可竟然就这样没了,真的是阴魂不散。

“你有孩子了?”刘芒根本不管对方凶悍的拳头,而是紧盯着吴雪涵手上的化验单上,眼里有着浓浓的疑惑。

“不是我的。”发泄了一阵后,吴雪涵也稍微平静了些,不过当听到刘芒竟然不知死活的又提孩子,当即没好气的转过头冷哼道:“这是帮我朋友拿的。”

不过话才刚说完,吴雪涵就有些纳闷了,自己干嘛要跟一个陌生人解释这么多啊?

吴雪涵虽然尽力解释了,不过刘芒却明显不怎么相信,对方明明就一个人,她朋友难道是装在口袋里么?只不过刘芒也能理解吴雪涵的心情,毕竟这么年轻就怀孕了,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一想到这里,刘芒又不禁暗暗感概起来:这城里人还真会玩。

“孩子的父亲呢?他不会丢下孩子不管了吧?这样的男人太不负责任了。”不过当看到吴雪涵满脸的委屈时,刘芒又不禁一脸正气的大声说道。

越说到最后,刘芒就显得越气愤了,说话的声音也瞬间拔高了不知多少分贝,气的吴雪涵更加的咬牙切齿起来。

吴雪涵本只想要安安静静的帮朋友拿个化验单而已,可身前这该死的家伙却唯恐天下不乱一般,声音这么大,立时就引得不少人将目光投向了自己这边,搞得自己还真像因为怀孕而被男朋友抛弃的女人一般。

一想到这里,吴雪涵心中的委屈就更甚了,双眼不禁一片通红,点点晶莹的泪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但看得出来,吴雪涵依旧在努力克制,尽量不让眼泪流出来,她也知道,眼泪一旦流出来,就更加百口莫辩了。

看着泫然欲泣的吴雪涵,刘芒还以为自己说到了对方的痛楚,又急忙拿出纸巾帮吴雪涵擦眼泪,嘴巴也不知不觉安静了下来,毕竟一再戳别人的伤疤,可不是什么好事。

刘芒不说话,吴雪涵自然也懒得解释了,毕竟人的第一客观意识是没办法扭曲的,只能怪自己出门没挑日子,又碰上了这扫把星,只不过这躺枪的滋味确实不怎么好受。

田诗诗虽然没有跟着刘芒一起过去,但她的目光却一直都是有意无意地落在对方周围,原因无他,只因为自己是刘芒的保镖,有义务保护好他的安全。

对于刘芒的私人生活,田诗诗并没有什么兴趣去理睬,说实在点,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吩咐,她甚至都懒得跟刘芒说话。

不过当田诗诗敏锐的捕捉到吴雪涵眼中的泪花,和脸上毫不掩饰的委屈时,当即就有些疑惑起来,刚才那美女还是好好的,可一见到刘芒就变得这般委屈,难不成这该死的混蛋又去惹是生非了?当真是狗改不了吃屎,来下医院都不忘记拈花惹草,田诗诗恶狠狠的想道,当即就起身朝着刘芒走了过去,不过当眼睛瞥到吴雪涵手上的化验报告时,立时就瞳孔一缩。

怪不得先前还好好的呆在那边,可一看到这个女人就火急火燎的跑过来了,原来是老相识啊,紧接着,又满脸错愕的看向刘芒,搞不明白如此一个大美女到底是看上了刘芒哪里。

“你不要哭了,我……”刘芒平时虽然口若悬河,但一看到吴雪涵不停的掉眼泪,也是有点慌了,她男朋友把她肚子搞大就跑了,这事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劝,浑然没注意田诗诗已经走到了自己身后。

“混蛋,做了还想逃避责任?说你是人渣都有点侮辱人渣这个词。”虽然田诗诗表面向来高冷,但内心却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现在看到刘芒不仅把别人肚子搞大了,竟然还想逃避责任,立时就有点不乐意了。

田诗诗最厌恶的就是不负责任的人,先前她还以为刘芒只是来和老朋友打招呼,因此,也并没怎么在意,可现在看着满脸委屈的大美女,尤其是她手中的那张验孕化验单,田诗诗哪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最主要刘芒还一直在闪烁其词,显然有想逃避责任的打算,一时间,刘芒在田诗诗心里再也没有形象可言了,硬说要有,也只有两字能形容:无耻。

怒气翻涌间,看着还想继续解释的刘芒,田诗诗当即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过去。

如何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