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校花从良:天使有点坏

第6章 女贼婆的靠山很强悍

“啊啊啊——我的红裙子不见了啦啦啦——”

持续在5平米的宿舍里搜索十分钟并反复确认过8遍以后,花火终于接受红裙子不见的事实,并发出长达一分钟的尖叫。

她的歌莉亚红裙子,来校之前狠宰了老豆一顿,让老豆买的,三百多元啊。她就前天穿了一次,昨晚洗好后晒在走廊里,今天就不见了,哭S她了——

她在走廊里边喊边等,等了十几分钟也没人过来形式主义地八卦和慰问一下下。她郁闷地左看右看,路过的女生们要么目不斜视,要么掩面急走,仿佛没听到和看到她的惨状。

她跑去敲其它女生宿舍的门:“我的红裙子不见了……”

“不关我事!”

“不是我偷的!”

“我不知道!”

“打110就好,找我干嘛?”

“不在我这里,你去水沟里找找,找不到就去厕所找。”

“干嘛,你想说我的那件红裙子是你的吗?”

什么叫黑暗校园,什么叫人情淡薄,她再一次见识到了。花火怒气冲冲地朝校保卫处冲去,报警,保安说:“我会在宣传栏里刊登你的寻衣启事,你先回去等消息啊。”

花火只好回去等。等了两天没消息,估计那么美貌的裙子早已遭玷污或毒手了,她心里越想越窝火,暗道:欺负我?哼!再找不到,我就半夜起来把女生走廊上挂的衣服全部泼上墨水!要倒霉大家一起倒霉,她可不是F级衰人!

她可不是随便想想,而是马上冲进文具店买了几瓶红黑墨水,塞在包里。

就在女生们的衣服面临重大危机的时候,一片红云飘过来,红灿灿地吸引了花火的目光——KAO,那件美貌绝伦的红裙子不就是她失踪的爱裙吗?

面对花火这位受害人,穿红裙子的女生丝毫没有回避,一步三摇地从花火的面前走过,胸脯抬得高高的,怕人家不知道她的胸围有36D。

穿着偷来的裙子还敢招摇饼校?花火冲过去揪住红裙子,大声道:“喂,你穿的是我的裙子吧?”

女生一点都不紧张,还傲慢地瞅她,道:“裙子穿在我身上,怎么是你的?”

“这是我刚买不久的,前两天晚上挂在宿舍的走廊里,第二天起来就不见了,一定是你偷了。”

“喂,你这么说,裙子就是你的啊?那我说你身上的衣服都是我三年前搞丢的,行不行?再说了——”她上下打量花火,一脸不屑:“好衣配美人,看我的脸蛋,我的皮肤,我的身材,这件红裙子就是为我生的,就凭你也配拥有这样的裙子?”

哗,这女贼婆还是自恋狂,花火差点要佩服她了:“是是是,好衣配美人,我心灵美,比你美多了,我才是真正的美人,这裙子当然是我的!”

“心灵美?”女贼婆笑得花枝乱颤:“心灵美还来这里?你脑残啊你?”

“你——”花火决定不跟她吵了,跟不要脸的人讲理就是真正的脑残,还是直接警告比较好:“把裙子还给我,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还给你?行啊,拿三百块钱来,我廉价卖给你!”

“你不还是吧?”

“我又没借你东西,干嘛要还?”

“那你就别还了!”

MD,反正这条裙子也被这个女人玷污过了,搞不好已经沾上什么XXOO之类的病毒,她也不想要了。既然得不到又不想要,那她就让谁都得不到。花火把手伸进包包里,摸黑旋开墨水瓶的瓶盖后,把墨水瓶拿出来,朝贼婆身上一顿乱洒。

“啊——”女贼婆发出惊天动地的尖叫声,惊骇地看着墨水从额头流到脚上。她女明星一样的脸蛋,赛过白云的皮肤,才弄到手的红裙子,全被毁了——

很多学生跑过来看热闹,当看清受害人的脸蛋以后,纷纷掩脸跑到远处围观。花火得意洋洋地笑,女贼婆的模样很吓人吧,大家全都被吓跑了,哈哈哈——

“你你你竟敢这么对我……你知道我是怎么人吗……”

“你是小偷!是女贼婆!恶有恶报,活该!”花火大声道,然后昂头挺胸地走了。虽然损失了一条红裙子,却出了一口恶气,她心里还是十分痛快。

一路走回教室,所过之处,学生们纷纷让道,议论纷纷。她的壮举已经以光速传出去了吧?她成名了吧?花火对这样的场景早就适应了。她喜欢这样,人人都怕她,都不敢惹她,再怎么样,这也比被人小看和欺负好多了。

她走进教室,原本挤在一起吵闹的学生们哄地散开来,与她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她满不在乎地坐下,双腿往桌面上一摆,听起MP4来。

上课了,老师走进来,没敢正眼看学生,只顾自己翻书:“请大家打开政治课本第××页,今天我们来讲一讲新时期的青少年文明道德建设……”

才讲了两分钟,半掩的门就被“砰——”的踢开了,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出现在教室门口。吵杂的教室顿时安静下来,台上台下的人盯着门口,汗水一条条地从他们的额上爬下来。这场面,拿着摄像机录下来就可以当成黑帮片去公映了,包准被赞逼真。

他们来这里干什么?这次,谁是他们的靶子?不会是自己吧……大家都这么想。

“是哪一个?”为首的高大的男生问,声音像牛喷气似的骇人。

“就是她!”偎依他的女生指了指坐在前面的花火,尖声细气地道。

花火正闭着眼睛听歌,啥都不知道。男生大步走过来,一把扯过她的PM4就扔在地上,还狠狠地踩了两踩。花火才睁开眼睛,MP4就裂了几条缝。

她吃惊地看着这个凶神恶煞一般的男人,道:“你干嘛?发颠吗?”

男生挺起大拇指,指了指身边的女生,恶声恶气地道:“你惹了我的老婆,现在给你三个选择!”

选择?开什么玩笑!这头熊冲进来捣乱课堂,砸坏了她的MP4,还恐吓她?应该被抓去派出所了。她朝四面看了看,所有学生都缩到角墙去了,老师呢?她眼角瞄到讲课台下有个缩成一团的影子,真是没用的灵魂工程师,只会欺弱怕强,切。

她不得不正眼看这头男生了。

吖的,看来又是一个大BOSS,牛高马大,一脸横肉,目光凶狠,简直就是年少版的成奎安。看那眼神,像饥饿的野兽似的想吃人,一看就知道自己惹不起,还是别火上加油吧……花火把到嘴的骂词吞回去。

“一,向我老婆下跪道歉;二,赔偿五百元;三,把你头发剪光了拍照贴出去!”大BOSS魔王一样,阴森林地下令。

“威胁我是吧?”花火抽了一口冷气,长这么大,没被人这么威胁过。

大BOSS的跟班将她围住了,瞧他们那淡漠的眼神,花火知道,他们做得出来的。再看看他的衣服,不是校服。来了几天后她知道的:学校有校服,每个年级的颜色都不一样,高一是红色,高二是蓝色,高三是灰色;而有一个班级,是从来不穿校服的,就那是S班——连学校都不敢要求他们穿校服。

“就是威胁!我给你十秒钟时间做选择,一、二、三——”

好恐怖的声音和气势。

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明明是在对她说话,却压根不正眼看她,而是把脸侧到一边,用眼角斜视她,那股目中无人的张狂的霸气,如乌云一样压下来。

花火的脸色变了。她当然不甘心受人威胁和命令,可现在,对方人多势众而且说到做到,她根本就没办法跟人家斗,怎么办?汗水落下来了。

要她向别人下跪?这么屈辱的事她宁死不屈。

五百元?世界上什么最重要,就是钱啊,怎么能白白送人?

剪头拍照?以后还怎么见人?

“十!”时间到。

花火捏紧拳头,咬牙道:“我赔钱!”

她认输了,妥协了。不是她没骨气,而是她已经走投无路。这些家伙,可是真正的恶棍!她确实惹不起,没胆干傻事。

“五百元,马上拿来!”女贼婆娇滴滴地伸出小手,一脸得色。

花火低下头,拿出钱包。这一次,真是被欺负得好惨,从来都是她欺负别人,哪有别人欺负她,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翻遍全身,才找出三百八十多块钱。

“我的钱不够,晚点去银行取……”

“晚一个小时交,多百分之十的利息。”女贼头说。

“你……”

“舍不得是吧?舍不得就拿你这条项链来低债。”女贼头眼珠子转了转,下手很快地从花火的脖子上扯下那条珀金项链,抓在手里。

“不行,那是我……你不能拿走!还给我!”花火跳起来,想抢回来。

一只巨大的拳头横在她的鼻子前方,大BOSS恶声道:“你拿得走吗?”

花火咬着唇,好一会才道:“我要去警察局告你!”

周围传来一片哄笑声,大BOSS环视四周:“她有项链吗?她的项链被抢了吗?有谁看见?”

到处一片摇头。

大BOSS冷哼,搂住女贼头的肩膀,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

他们一走,教室马上又热闹起来,学生们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吵闹。很多人在津津有味地谈论刚才的事,一脸兴奋和幸灾乐祸。

花火低着头,慢慢地从地上捡起被弄坏的MP4,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即使是她这样的坏孩子,也会有自己珍视的东西。那条珀金项链,是妈妈送给她的,她很宝贝,一直都戴在身上。她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看到她的窘状和惨状,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她都要维持尊严……

忽然,她触到一双带着同情和怜悯的眼睛,心里不由一震:是那个“小可怜”——所有人都可以任意欺负的家伙!一股奔腾的无名火气涌上心头,她猛然操起桌上的课本砸过去,吼道:“看什么看!再看我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