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当年鬼道客车失踪

让我意外的是,刚才在餐馆里吃饭的妇女也在这班车上。这种巴士最多也就是坐二十个人,因此每一个人上车大家都能看见。这对母女显然看到了我们,妇女看向我们的眼神依然很冷漠,而小女孩想要跟我们讲话,但看了她妈一眼后就忍住了。

想到之前中年妇女的话,我更没有了聊天的心思,坐到了座位上。时近年关,回家的人很多,大部分是打工的,大包小包的东西将整个过道都塞住了,我和张悦好不容易才挤到位置上坐下。

这时候已经下午五点,两个小时的车程,加上路况不好,回到家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冬天本来就天黑得很早,得摸夜路回去了。

我是很讨厌坐车的,因为我从小体质弱,没有哪一次不晕车。张悦似乎知道我不想说话,因此只是在一旁安静地听着歌。

路上很颠簸,我本来是打算一路睡到家的,因为那样不至于晕车太难受,但这车像是行驶在大石块上,时不时地蹦起来一下,抖得我心都差点从嗓子里跳出来了,倒是张悦这个大美女,跟没事似的,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让我颇感惭愧。

因为,此时的我已经吐了好几次了,差点吐得人事不知,还是张悦一直给我又是递纸巾又是递水的。

“前方到小山,要下车的乘客请注意了。”行驶了一个半小时左右,售票员喊道。

“咔??????”她的话刚说完,司机却是来了一个急刹车,几乎所有人都被颠到了前面去,我的额头和车窗来了一次亲密接触,差点没把我疼死。

“怎么了啊?刹车也不提前吼一声?”

“就是,把我的脑袋都撞疼了!”

这显然犯了众怒,当即就有人骂开了,大家本来都着急着回家,在路上又耽误了一定的时间,众人本来就有些不满意了。

“这条路出现塌方,目前还不能过去。”司机不咸不淡地说道,似乎对乘客的谩骂早已免疫。

“塌……方?”人们傻眼了,这条路本来路基就不好,不管你夏天冬天,时不时地就出现问题。但这可怪不得司机师傅。

“师傅,你看不是还有另外一条路么?我记得这条路应该是可以通过的。”有乘客指着岔道口的另一条路说道。

“这条路,去不得。”司机抽了一口烟,塌方这种事,他也没有办法,得让工程队来处理。

“为什么去不得?”有乘客质疑道。

“因为,这条路容易出事故,现在大家都不愿意经过。”司机道。

而我后来才知道,这地方是出了名的“鬼路”,解放初期就有了这么一条路在这里,但那时候过路的最多也就是马车或者牛车。后来改成了大公路,但尚未竣工时就出了事故,接二连三地有人失踪。

被发现时,看见的人都被吓得面如血色狂吐不止,因为这几人死状极惨,脑袋被随时割破,脑浆布满了半边脸颊,甚至那脏兮兮的施工服也沾着红白掺杂的脑浆。仅仅剩余的一只眼睛也是往外凸起,像是临死前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这件事当即在工地上炸开锅了,死人是天大的事情,更何况一下子死了这么多个。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包工头是要负责的,他花了不少封口费将事情隐瞒了下来,而死者的家属则是一直不知道死了人。

后来有人告密而事情败露,包工头畏罪潜逃。

没成想,公路修好后,第三天就出了车祸,有人开车到了这段路的时候刹车忽然失灵,冲到了悬崖下,而被发现时,司机的死状和那几个工人的死状一模一样。

公路上出车祸并不鲜见,可能是车的问题,也可能是司机酒驾什么的,因此当时也没有多少人在意。

但后来接连发生了几起车祸,不过并非车上的人都死了,根据逃生出来的人说,他们刚到这段路的时候看到了几道黑影向他们飘过来,接着便是不受控制地往悬崖边上开去。

这件事一传开,顿时引起了群众恐慌,纷纷传言这是死去的工人来索命了。当时正值破四旧,政府自然不相信鬼神什么的,即使他们自己相信,也会尽量让人名群众不相信,但调查了很久也没弄出来一个所以然,却是继续有车祸发生,一时间这段路被称作是“鬼道”,过者即遭冤魂索命,吓得司机都不敢再走了。

无奈这条路是沟通县城与各乡镇的主干道,民怨沸腾之下政府不得不改道,修了一条岔路,但老路却被保留下来,只要不开车过去,倒是相安无事。

众人却是不知道这件事,嚷着司机别磨叽,赶紧走,他们还有家人在半路上接他们,下了车还得步行一个多小时才能到家。

打工的,基本是一年回一次家,很多甚至四五年才能回一次家,因此既是归家心切,又不忍家人在寒风中受苦。

最终,司机拗不过这么多的乘客,加上这鬼路也只是个传闻,他还是一跺脚将车开了过去。

这时候,我的脑袋晕沉得要命,不知不觉睡着了,还做起了梦,梦中,我扛着一口棺材,拼命地跑着,后面有一个恶鬼追着我,我跑到悬崖上,就要跳下去。

擦,又是这个梦!这么多年来,我隔三差五就会做与这个类似的梦,每次都扛着一口不知是哪个年代的棺材,但不同的是,每次追我的东西都不一样,要么是一架骷髅,要么是一只猛兽,但以鬼居多。

做这个梦久了,我在梦中竟然总结出一个惊讶,那就是一旦被追的时候,就找一个悬崖,跳下去,就会立即醒来了,屡试不爽。

据说,人在做梦的时候相当于灵魂离体,而当人体下坠的时候,灵魂感知到危险,就会归位。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反正这种方法很有效果就得了,谁让我从小做的最多的梦就是噩梦,心中时常想着就是做一次春梦也是极好的。

当我想故技重施的时候,一声“站住”将我瞬时惊醒,接着后面传来了张悦恐慌的声音:“林九,你是要干嘛?下面可是悬崖啊,我知道你外公去世了你很难过,但不能跳崖啊!”

跳崖?好好的我干嘛要跳崖?这不是做梦么?居然还梦到了张悦,这时候,我竟然猥琐地想到,要不要在梦中和这大美女发生点什么,多年来想做的春梦会不会实现?

但看到张悦那惊恐的脸色以及脖子后面冷冷的风,我顿时浑身一激灵,醒来时,发现我真的站在悬崖边,差一点就跳了下去。

我吓得双腿差点一软,这是怎么回事?我他妈没有想过要跳崖啊,我这大好青春年华,媳妇都没有娶,春梦都还没……

算了,一想到刚才自己的龌龊想法,我老脸一红。我赶紧向悬崖相反的方向跑去,这么一跑,脖子上那若有若无的吹气的感觉就没有了。我心里有点奇怪,这里可是背风,没有吹风啊?

真邪门,难道是梦游?

“林九,你……”张悦见我跑了回来,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但依旧紧张滴绷着俏脸。

我也无法解释刚才我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如果是梦游,我自然不会让她知道,这太丢脸了,梦游可是一种病,让别人很是害怕的病。

于是,我只好讪讪地撒了一个谎:“没事,刚才尿急,没有找到地儿??????”这个理由有些蹩脚,跑悬崖上去撒尿,那可真够拉风的。

听了我的解释,她俏脸一红,男生撒尿的方式和女生不一样,而她估计是想着在别人撒尿的时候,自己跑上去喊人家,这太尴尬了。

由于尴尬,她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说刚才司机让大家下去推车,回来时就没看到我了,叫我,我也不答应,只一个劲儿地往悬崖边上走。

我心里突地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以前这样的事情可没有发生过,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我猛然间想到了爷爷对我们说过,当年他追击土匪的时候,发生过的一件诡异事情。这件事情这里我先不说,后文里我会提到。

我的预感一向很准,因此我感觉到这里可能会发生点什么,于是催促张悦赶紧回车上去。

但当我们赶到公路上的时候,发现车已经不在了,我不由得大骂,擦嘞,这什么司机,不等我们上车就跑了?

张悦显然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俏脸一下白了,大冬天的,又是荒郊野岭,本来路上就没有多少车过,让我们怎么回家?关键是,我们的行李都在车上,只有张悦手里拿着一把手电筒。

我正发愁怎么办时,张悦突然一脸惊恐地指着地上,结结巴巴地说:“这……这里没有车轮印!”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