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意外推测

姜成晃晃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带着一大箱子的检验工具再次来到了现场。

今天的天气就像是跟他开玩笑一样,都已经三点半了,太阳还是威力不减,现在的温度似乎比中午热了一倍,这样的天别说是人了,连昆虫都恨不得找个凉快的地方躲着,而姜成的脑门上已经沁满了汗水。

如果回去组长和队长再对他这种为了工作不惜献身的精神表示怀疑的话,那可就怪不得他作死作活的了。

如果不是纪华解剖尸体之前他去过一次,可能他还不会发现这一点。眼看着就要到地方了,姜成也加快了脚步,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过去休息一下了。

大事谁成想,他一个用力车链子直接被他甩了出来,人也因为重心不稳跌在了地上。

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疼呢,他立马蹿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走到箱子旁边把箱子打开,看着没有碎掉试剂瓶子他松了口气。不过这下子他不得不拿着这个十多斤的箱子朝着还有一段距离的目的地移动过去。

到了现场后他脱力一般的坐在车子的阴影中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的水已经喝掉了,他需要尽快的完成接下来的工作。

尸体发现的这个工厂旁边有一个锅炉房,后来因为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搬走了只剩下一些没有什么钱的外来人口,这个锅炉房也就废弃不用了。

姜成再次打开车的前盖,放眼望去都是浓浓的黑灰,他拍好了照片然后刮下一块灰尘放到了袋子里,然后挖了一块儿现场的泥土,同时他还拿走了车内的一个靠垫套。

做完了这些之后,他绕着这个厂房走了一圈儿,发现了一些类似于电子元件的东西,而这些东西貌似在从顾十叶那没收来的东西里也见到过。

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他急忙回到了警队迫不亟待的钻到了检验室中把门反锁了起来。

刑天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脑袋。从卷宗中的记录中他可以看出来,当年这起案件的困难程度早就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除了齐国峰跟他说的那些之外,他总觉得这里头肯定还有什么没有交代的地方。

不协调,非常的不协调,这个档案被纳入绝密的案子中有太多的不协调的点和不可能因素了。这个案子比刑天之前经手过的那些疑难案件要麻烦的多得多。

就在刑天还在犯难的时候,就听见外头吵吵闹闹的,他一推开门就看见调查车辆信息回来的张瑞。

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身上脸上都是土,一只袖子也被抓掉了,看上去非常的狼狈。

“组长!”看到刑天他到是十分高兴的迎了上去。

“有什么收获?”

张瑞急忙从兜里掏出了个叠的整整齐齐的文件递了过去:“我去本市这个牌子的面包车厂问了一下,他们说这个车从发动机和原件的编号来看确实是他们曾经出过的车没错,但是不是对外销售的。"

“定制款。”

“对,那个负责人也是跟我这样说的,然后找了这个单子给我,这是近五年来所有接手的定制款名单。”张瑞喘着粗气,看起来他这一身军功章获得的途径还挺坎坷的。

刑天只是快速的扫了几眼然后把单子团成一团,张瑞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这辆车肯定不是五年之内受理的,这个单子没用。”

看到自己下午辛苦跑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用处张瑞心里有些难受:“组长,你怎么就这么确定这东西没用呢?”

刑天并没有搭理他只是默默地指了下自己的脸:“你这是怎么搞的?”

张瑞摸了摸脸,恍然大悟:“刚刚我回来的路上碰见四组那边抓小偷,就顺便搭了把手。”

“以后不是我们的事情最好少管一点。”刑天看上去有些不太高兴,这也难怪,从他调过来开始这个四组的组长跟他就一直不太对付,两个人谁看谁都别扭。现在他们四组的任务让他的组员去完成,这确实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刑天转身想要会办公室,没想到一只手重重的拍在了自己的肩膀上,他都不用回头都知道这只手的主人究竟是谁了。

“哥们,你们组这小伙子真不错,身手了得啊!”四组组长蒋海燕大刺刺的挽着刑天这座冰山,她恨不得透过胳膊把自己心里的喜悦传到刑天心里。

后者默默地挪开蒋海燕的手,作为警队唯一的一名女组长这家伙就像个老爷们一样的,不光人很不修边幅,而且总是喜欢朝刑天身上贴。

“刑组,我听说你们那接了个大案啊!”她说话间又把手搭了回去,就好像跟刑天关系多好一样的:“需要帮忙不,需要跟姐说,姐这边人手足,够用!”

刑天再次扒拉开蒋海燕的手:“谢谢四组长,这是我们自己的案子我会处理好,要是需要帮忙我会请示的,还是谢谢您了!”他的语气平缓,听上去非常的礼貌,他瞥了张睿一眼后者急忙跟着他回去了。

“组长,四组长一直对你有意思你没看出来么?”张瑞小声的问道,刑天自然是并没有理会这样无聊的询问,他的心里现在十分着急这个案子。

当天晚上谁都没有回家,每个人几乎都把自己锁在自己擅长的领域中寻找着这个案子的蛛丝马迹,不知不觉到了第二天的时候,买早饭回来的纪华惊讶的发现平日里一直都是第一个冲出来的姜成好像消失了一样。

她把饭菜放好去交姜成吃饭的才发现检验室的门已经被反锁了,这个懒小子难道把自己关在里头一夜?

“姜成?”她试探性的敲了敲门,但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姜成?姜成……”纪华敲门的声音加大了几分,但是房门内还是没有人回答。

“怎么了怎么了?”刚好上厕所回来的刘密看到纪华这么着急急忙一边弄着腰带一边小跑了过来。

“我叫姜成吃饭,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会不会出事儿了啊!”

“姜成,姜成!”刘密继续敲着门,同样的还是没有 任何的回应:“纪姐你别急,他估计是忙着没有听见。”

“哎呀什么啊!”纪华急的都要哭了:“你是不知道上次你们出任务的时候这个傻子也是这样反锁着门,后来我去蒋组她一脚把门踹开我才发现他打破了一瓶试剂,快扶着我,我把门踹开!”

刘密惊讶的看着瘦弱的纪华,还没等她酝酿好,年轻警察一脚就踹开了检验室的们,躺在一堆零件和工具中的姜成被吓了一跳噌的一下蹿了起来。

“怎,怎么了么?”他迷迷糊糊,应该是已经睡懵了,看着姜华没事,纪华的心也放了下来。

刘密看着这样的情形不怀好意的走到姜成身边一把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看着后者一脸倦态的揉着脑袋,他在旁边悠悠的说道:“哥们,你不知道啊,记法医以为你又中毒了的刚刚差点都哭了!”

“啊,是么?”姜成倒是显得有些不太在意:“对了!”他猛地一锤手然后迫不及待的去桌子上翻找起来:“组长呢,我有新的发现!”

姜成趔趔趄趄的跑到办公室,屋里正在吃饭的三个人诧异的看着顶着一头杂毛的他。

“已经早上了么?”他看着桌子上摆好的粥咽了口口水,他从昨天中午到现在几乎什么都没有吃,他看着坐在桌子旁边的顾十叶:“诶,你没走啊!”

现场的气氛跟早起的姜成一样莫名其妙,最终刑天打破了尴尬说了一句有事儿么?

姜成急忙把手里的数据递了过去,说明了情况。

那是一张土壤分析报告,是姜成去工厂二次采集之后得到的数据。从工厂大部的土壤标本来看,土壤整体呈现碱性,而且车辆附近的土壤呈现酸性。

从粉尘和孢粉样品分析结果来看,工厂内院的土壤中广泛存在相同的孢粉,这些孢粉跟工厂广泛生存的植物可以对的上,但是车辆的轮胎附近提取的土壤中发现了另外一种并不属于本地的孢粉样本。

另外在车辆的前部发动机位置处采集的黑色灰尘样本并不是煤燃烧后留下的烟尘,而是被磨碎的草木灰。

“组长我想我们都错了,这辆车并不是一早就停在那里的,而是后期被挪过去的。”

刑天点点头感觉事情好像有些意思,就示意他说下去,

姜成深吸了一口气,他开始感觉到事情不对劲的还得从他昨天想要拆那个 发动机说起。

原本他只是想要从发动机的磨损情况和机油的含量来分析一下车辆的具体出产时间和使用情况的,不过他刚刚把发动机上的灰尘擦掉的时候发现这个发动机的外表的保存情况有些不太均匀。

有的部分老化的十分的严重,而有些地方什么事情都没有。按道理来说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即便是有些地方接触空气的面积有限,但是不至于出现如此不均匀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就,就好像是有人故意做旧一样的,于是他不得不再次回到现场对那辆面包车进行更加深入的调查。

如何追书?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