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凶猛:总裁,我有毒

第三章 妻子的义务

“你想干什么?”张晓曦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怒视着霸道的男人。

“干什么,少跟我装糊涂,地契拿来。”迟安泽强壮的身躯如同大山一般挡在她面前,冰冷的眸子盯着她倔强的小脸。

地契,什么地契?

张晓曦迷茫地低下了头,在脑袋里仔细地搜索着有关地契的信息,但什么都没有,花梓皓根本没跟她说这回事。

换句话说,不过是一张地契而已,至于让这个呼风唤雨腰缠万贯的男人如此在意么,难不成这地契关乎重大的商业机密?

“我……。”张晓曦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句完整的话。

“不要忘了我为什么跟你结婚,要是没有地契你就看着程氏倒闭吧。”迟安泽抱胸俯视着这个小女人,眼里满是不屑。

敢跟他提条件,现在又不兑现,这个女人是嫌命长了吧!

“我落在家里了,等明天回去再拿给你。”没办法,张晓曦只好编出个谎言躲过眼前这一关,至于地契的事问问程家二老应该就知道了吧。

迟安泽轻哼一声,身体猛地前倾,顺势将张晓曦压倒在床上,“敢跟我耍花招的话,你只会是自讨苦吃。”他的脸停在了张晓曦的脖颈处,温热的气息喷在她娇嫩的肌肤上,未经人事的她忍不住轻颤着。

这样暧昧的姿势让张晓曦的一颗心七上八下,男人健壮的胸膛抵着她的胸口,甚至能清楚地听见对方的心跳声。

“你……你想干什么?”她将胳膊撑在两人中间,使出浑身的力气想要推开迟安泽,可是男人却纹丝未动。

迟安泽轻扯嘴角,冰冷的薄唇覆上了她的,他反复地吮吸、啃噬着。灵巧的舌头试图撬开她的贝齿,可是张晓曦牙关紧闭不让他得逞。

身体越来越燥热,属于男性独有的气息充斥着张晓曦的大脑。理智告诉她不能再继续下去,不能让这个男人为所欲为。

她慢慢地松开了贝齿,迟安泽的舌头立马探了进去。下一秒,她狠狠地咬了上去。浓重的血腥味溢满了唇齿间,迟安泽吃痛地皱紧了眉头,从她身上下去了。

“你好大的胆子。”迟安泽伸手擦干了嘴角的一小滴鲜血,眼里的情欲慢慢褪去,染上了愤怒的气息。

张晓曦秀眉紧蹙,不停地用手擦着嘴唇,恨不得将这个男人留在她唇上的气息全部抹去。

在她的想象中,亲吻是一件很美好的事。而不是现在这样充满着情欲和原始欲望的占有,这样的感觉让她恶心。

张晓曦嫌弃的表情迟安泽尽收眼底,身体内潜藏的愤怒本就呼之欲出,这一下更是如山洪暴发般袭来。

他又不是什么传染病菌,想上他床的女人都能排成几个足球队,这个不要命的女人竟然敢嫌弃他。

阴鸷的目光完全被怒火占据,如同遒劲的苍鹰窥探着自己的猎物,恨不得下一秒就让猎物尸骨无存。

这样的眼神让张晓曦有些害怕,她知道自己完全惹怒了这个可怕的男人,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她只能硬着头皮前进。不管会遇到什么,为了弟弟她都要坚持。

“女人,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迟安泽如同一只充满战斗力的猛兽,重新将张晓曦压倒在身下,锋利的爪子撕扯着美丽的婚纱。

“滚,滚……”张晓曦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双手双脚并用,声嘶力竭的吼叫着。

她不会让这个男人得逞的,她不要向这个男人屈服。

“消停点。”迟安泽带火的眸子直直的瞪着她,像一团巨大的黑云朝她压了过来,整个世界满是黑暗和恐惧。

下一秒,在张晓曦还没有回过神时,撕裂般的疼痛如同病毒向她袭来,慢慢侵食着她的每一条神经。

她握紧的手在床单上留下了一道道清晰的痕迹,美丽的唇片被洁白的牙齿咬得如同蔷薇花一般鲜红。秀眉紧紧地蹙在一起,精致的小脸揪成了一团。

她……还是个处子?

迟安泽有些惊讶,本以为拿婚姻当交易的女人不会是什么好货色,没想到还守身如玉。可这改变不了什么,敢要挟他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发泄完欲望的迟安泽起身去了浴室,张晓曦呆呆的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虽然是隔了一道门声音却是那么清晰,水声就像是接连不断的嘲笑声。嘲笑她不该拿走了别人的人生,让自己如此的痛苦。

可一想到躺在医院里生命垂危的弟弟,她知道自己没有选择。不管接下来会面临什么,她都不能畏惧。

“一百万,够解程氏燃眉之急了。”迟安泽裹着条浴巾从浴室里出来,随手将一张支票扔在了张晓曦面前。

“我知道你有的是钱,可是我一分也不要。我不是妓女,除非你认为自己是嫖客。”张晓曦几乎是从齿缝里蹦出了这几个字。

她不想再跟这个满脑子只是钱的男人多说一句话,既然不是一个世界的,说多少也都是废话。

“女人,不要试图激怒我,对你来说没好处。”迟安泽走近了一些,弯腰捏住了张晓曦的下巴,骨节分明的手指反复摩挲着柔嫩的肌肤。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