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凶猛:总裁,我有毒

第一章 替婚

圣玛丽教堂内,婚礼进行曲优美的旋律在空气中回荡,优雅的钢琴声似乎夹杂着一丝沉闷的味道。

礼堂的中央,一对新人相对而立,牧师在缓缓地念着誓词。

张晓曦低着头,她攥紧的手揉皱了洁白的婚纱。目光始终停留在男人脖子以下的位置,她不敢看,生怕露出一丁点马脚。

今天站在这里的人应该是程雨萌,而不是她。若不是为了弟弟的病,若不是因为这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她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当那个男人拿着程雨萌的照片跟她交易时,她犹豫过。可躺在医院的弟弟已经等不起了,弟弟还那么小,身处最美的年纪,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弟弟离开。

她永远忘不了父母离世时叮嘱她的事情,还有那坚定的眼神。不管怎么样,只要她还活着,弟弟就不能死。不要说是替嫁,就算是死了,她也要把弟弟从鬼门关拉回来。

“现在我宣布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牧师合上了圣经,微笑地看着这一对如玉的璧人。

张晓曦依旧低着头,游离的目光在木制的地板上打转。

下一秒,白色的纱绸被慢慢掀开,男人的身形清晰起来。

他穿着一身银灰色的西装,棕色的头发在微风的吹动下轻轻地摆动着,像个俏皮可爱的孩子,不安分地到处乱跑。刀刻的五官完美得无可挑剔,可是那一双微陷的桃花眼没有丝毫的温度。

他的嘴角噙着一丝若有似无的嘲笑,没错,就是嘲笑。如湖水般深邃的眸子正打量着自己,看上去是那么冷。

忽然,迟安泽的大手抚上了她的脸庞,炙热的温度烧烤着她。她不敢动,整个人僵直得像一块木板。

“看着我。”迟安泽轻蔑一笑,强硬地掰起了张晓曦的头,逼着张晓曦与他对视。一张俊脸在她面前无限放大,张晓曦不自觉地握紧了右手,拧着眉头闭上了眼睛。

她守了二十二年的初吻,难道就这么没了吗?还是给了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一个见面不到半小时的人。

她还没交过男朋友,没有过一次像样的约会,没有经历一段轰轰烈烈不后悔的爱情,可是一切都这么结束了。她的人生在这一刻完全偏离了轨道,走向了一条不归路。

美好的幻想,再见了;美好的未来,再见了!

张晓曦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睛闭得更紧了一些。可是男人的吻并没有像她想象中的那样落下来,而是停在了她的耳侧。

“怎么,不愿意嫁给我?”迟安泽轻轻地在她耳边呵着气,温热的气体喷在她的脖颈处,酥酥麻麻的。

张晓曦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小步,却被一双大手带倒在怀里。迟安泽强壮的臂膀环着她的腰,轻轻地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

热闹的掌声在礼堂里回响,祝福声劈头盖脸的砸来。张晓曦以奇怪的姿势依偎在迟安泽的怀里,探着脑袋打量着面前的人。

刚才这个男人在她耳边低语时,明显的能听出鄙夷的味道。可是下一刻却能若无其事的吻她,大大方方地接受所有人的祝福。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哪一面才是真实的他?

想到这,她突然觉得好可怕。若是以后要一直面对这个男人,她能做到滴水不漏吗?若是被发现了,这个男人会好心的放她一马吗?她不知道。

这一刻脑袋里有无数的声音在叫嚣,宾客在说些什么完全听不清,只能看到好多张嘴一开一合。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对了,也不知道接下来会面临什么样的生活。

因为一己之私顶替了别人,虽然无数遍的劝过自己没什么。可心里还是会怕,她也才二十出头,这个年纪应该还是躲在父母身边撒娇的时候,可她却没有这种资格。

尤其面对的还是这样一个城府很深的男人,她真的可以平安无事的熬到离开的那一天吗?

加入书架